看齐中文网 > 这个魔君太正派 > 71请君入瓮

71请君入瓮


  月下的女孩很漂亮。
  更漂亮的是她那双虽然忐忑,却还闪着丝坚持的眼睛。
  顾海涛忽然问她:“想修行吗?”
  “能比他们厉害吗?”夏浅浅反问,目的不言而喻。
  “能!”顾海涛眉心的光微亮起,坚定的道。
  顾海涛这刻动了真正的爱才之心。
  虽说他看出夏浅浅在修行方面不过是中人之姿,但他却更看重这个女孩正义的几乎偏执的心。
  夏浅浅闻言道:“那请顾sir教我。”
  顾海涛却笑了,说:“放着阿泽那种天才不请教,却找我这个半吊子又何必呢?抽空我和他说吧。”
  夏浅浅一愣:“阿泽不是您教的吗?”
  “他啊。”顾海涛话到嘴边又咽下,将目光转去室外。
  夏浅浅也只能藏着疑惑先随他观战。
  正在此刻。
  场中两人狠狠再对一拳。
  澎——罗德伟黑色的拳芒和周瑾白色的拳芒相撞后,炸出的气浪将中心点两侧的那辆稽察装甲都掀翻。
  这只是外相。
  实际上,两人的意志还在半空纠缠了一个来回。
  但这次和之前的无数次碰撞一样。
  依旧平分秋色。
  大家都是聪明人,怒气发泄掉之后感觉再打下去依旧不会有结果,两人也各退一大步就此收手。
  顾海涛看到这种情况,打开手机发了个“?”给吕世泽。
  然后也不等回复就走去门口。
  他的举动打断了现场的节奏。
  周瑾和罗德伟不约而同转头。
  稽察方面和军方的人也都如此。
  顾海涛平静的看着他们,缓缓道:“罗德伟,你之前和我说,周这个人很不简单。”
  周瑾闻言面色微变,罗德伟也是。
  顾海涛继续道:“你还说,我其实也该你们之中的一员,只是你还没来得及和我谈。”
  听顾海涛说这句话,两人再度。。。
  顾海涛道:“现在我很疑惑,正好你们都在,那我就想问你们三个问题。一,周这个人复杂在哪里?二,这个你们中的一员的你们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三个问题吗?
  所有人都在等。
  顾海涛却不提了,只说:“先让我知道前两个吧。”
  但他越是不说,其他人越好奇,尤其当事两人。
  罗德伟沉默了下,道:“我等会单独和你说。”
  OK,只要周瑾同意。
  顾海涛没有反对,再看周瑾果然脸色阴沉的对罗德伟道:“来,你告诉我,我复杂在哪里。”
  罗德伟。。。
  “讲啊!”周瑾眼中露着凶光,身上的气息再度沸腾,明显有一种踏马的大家都不是好鸟,要漏一起漏的决裂。
  他接着对顾海涛道:“顾sir,其实罗德伟也很不简单,你想知道吗?”
  “你!”罗德伟喝道,周瑾呵呵而已。
  就在这时,顾海涛的手机响起。
  顾海涛低头看到是阿泽的来电,却摁掉,发了个很长的信息过去。
  由于他遮挡着,谁也不知道他发的什么,也看不穿顾海涛面无表情的神情下的真正心思。
  那边很快回复。
  内容似乎有点短。
  顾海涛读完信息,抬头道:“第三个问题,周瑾你今天来这里,为什么没叫近在咫尺的857团。罗德伟你来这里,为何也没有调O记的人马!你们在回避一切和我顾海涛以及吕世泽有亲密关系的人。这是种回避原则,也就是说,你们来这里其实都对我不怀好意是不是?”
  他说的是真的吗?
  所有人不由看向罗德伟和周瑾两个带头人。
  罗德伟当即否认:“海涛你多虑了,我之所以不调O记的弟兄只因为他们和夏浅浅熟。”
  站在罗德伟身后的夏浅浅刚要说话,顾海涛阻住了她。
  周瑾则说:“我来时根本没想到发生这种冲突,所以没有调他们。”
  “行吧。”
  顾海涛就信了,但说:“既然不是针对我,那我解开防护法阵,请两位都进来,我们三人好好聊聊吧。”
  说着他带夏浅浅先返身去往客厅,同时喊:“老婆,把灯打开吧,我去泡壶茶来院子,和这两位好好聊聊。”
  顾家楼上的灯这就打开,院灯也亮起。
  照着门内院子里的那套休闲桌椅。
  另外大家还看到顾海涛在客厅边的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面对这种情况。
  罗德伟和周瑾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下,最终抬脚向前。
  顾海涛果然已将防护法阵关闭。
  所以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顾海涛端着茶盘出来,邀请他们坐下。
  给两人倒了遍茶之后,他又起身去厨房拿之前没方便带的水壶。
  看顾海涛这架势。
  他似乎要和两人长谈一番。
  罗德伟和周瑾心中正各自盘算,外面的人壁垒分明的站着,却也同时关注这里时。
  进了客厅的顾海涛却做出个举动。
  他将手插进裤兜,捏动那块阵符。
  同时大喝:“反转法阵,锁!”
  澎——一股磅礴的力量按着他的意志,从地连天而成。
  茶桌两侧的罗德伟和周瑾顿觉苍穹倒转,两人面色剧变起身欲跑,但才跃出三步就被屏障阻拦。
  顾海涛请他们进来竟是为了倒转法阵,将两人囚禁。
  这一幕不仅仅让罗德伟和周瑾大惊失色。
  外边的人也傻眼。
  王卫国焦急的喝道:“顾sir,你在干什么?”
  顾海涛理都不理他,只冲罗德伟和周瑾一字一句的道:“刚刚夏浅浅问我,你们这么强大,那些冤死的人还有伸冤的机会吗?我说,能!而我是做老师的,答应学生的,一定要做到啊。”
  然后顾海涛将手摊开:“现在你们被这道法阵反锁,就算你们是神海境,没10个小时也出不来。而我,是宗师化境!我就不信如今神海烂大街了,在场还有人比我强,假如有,我还有我老婆帮忙!”
  一直躲在楼上保护女儿的顾云,听到丈夫的话立刻走上阳台,散发出宗师气势。
  楼下的顾海涛接着道:“另外除此之外,我也不是没有帮手,我的帮手就是我顾海涛教书育人多年积累下的信誉和人脉,以及我的学生吕世泽阵斩叛逆,赢得的人心!就算他踏马的已经死了!但他留下的人情还在!”
  说到最后一句,顾海涛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