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清玄佑圣真君 > 第64章 猴子的新工作

第64章 猴子的新工作


  送别万圣龙王后没几天,玉面公主伤好,韩灵儿正式开始代师传艺。
  玉面一身的妖气,这自然要给她洗练掉,玄门正宗《正一服日月法》正好。
  玉面听的非常认真,毕竟有底子,韩灵儿将口诀说了三遍她就全记住了,而且竟然比韩灵儿还要努力。
  每日只休息一个时辰,其他时间全在修炼,让韩灵儿很是欣慰,她是传艺的,只觉得脸上有光。
  而且这玉面也不是娇女的性子,每日都给韩林儿倒茶递水,服侍的很是勤快。
  韩灵儿在玉面身上终于体会到了大师姐的感觉。
  这些李景都看在眼里,玉面虽然也给他请安,却总有一种生疏,昔日那可爱泼辣全不见了。
  “摩芝,你怎么看你这师妹?”
  摩芝没想到李景会问她这个问题,想了半天后说道:“小师妹勤快,总感觉憋着一股劲。”
  “她对你尊敬与否?”
  “她伤时我照料过她,因此对我殷勤,不算作假。”
  李景点点头,这玉面肯定对他有所谋划,但现在仅仅是个小喽啰,翻不出天,李景随时可以镇压她。
  要是玉面连对韩灵儿和摩芝都是假面孔的话,他不吝现在就辣手摧花,将玉面灭杀。
  他只是对玉面愧疚,可不会愧疚的连自己的安全也要搭进去。
  新得了幌金绳,没有试验对象,李景都在想要不要去找猴子试试法宝了,猴子这厮自己找了上门。
  猴子还没开口,李景先念了咒语,瞬间腰里的金绳飞舞者扑向猴子,猴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捆了个结结实实。
  “耍耍老弟,这什么法宝,勒的俺老孙生疼。”
  李景看悟空一时都没有挣脱掉,心里暗爽,笑道:“这是我练就的幌金绳,你使个全力看看能不能挣脱掉。”
  “拿我试法宝了!一会非要让你吃我一棒。”
  悟空放狠话,但怎么也挣脱不开,情急之下使了个法相天地的法子,想用身体撑开这幌金绳。
  倒是也起了作用,悟空撑开了一点,可当他变作十米高时怎么也不好再变大,被这绳子给限制死了。
  而李景这边却不开心了,因为他发现了幌金绳的极限,幌金绳里面灵魄一阵阵哀鸣,怕猴子再用一分力气,这幌金绳就要断了。
  赶紧念起咒语收了幌金绳,看看表面没有裂痕,李景才松了口气将幌金绳重新化作腰带。
  得了自由的猴子到底没有朝李景下金箍棒,而是扯了李景的腰带说道:“这法宝不赖,以后遇见敌手只要祭出这绳子,敌手就要束手就擒,这条先予我,你自己再练一条。”
  李景赶忙拍开猴子的手,猴子这厮爱偷东西,这幌金绳要不离身了。
  “等我练了新的这个再给你,你今日来找我何事?”
  “我准备辞了弼马温了!”
  嗯?猴子辞官?不会又回到原本路线上,要去称齐天大圣了吧?
  “缘何辞官?”
  “整日养马没甚意思,我也不是辞官,我想换个部门,我看你这雷部就不错。”
  好吧,不是含恨而走就行,原著里猴子养了十几年的天马才发现自己是不入流的小官,立刻弃了官下界做妖了。
  不过这雷部各个府院都有了正神,猴子这个太乙玄仙去了做个神将也不合适。
  “依我看,你该去地府耍耍去,天上一大堆能打的,但地府里面除了地藏王外其他的都不善战斗,缺个你这样能打的。”
  猴子摇摇头:“不妥不妥,不提那阴森森的地府我不喜欢,我要去了地府,阎王要我将之前勾掉的猴子猴孙全部入生死簿怎么办?”
  “你以为天庭你家开的,想去哪去哪?我看还不如先问问玉帝,其他地方有了空缺你再挑。”
  猴子一龇牙,笑道:“玉帝跟我非亲非故能给我安排什么好位置,你跟老君熟,就跟老君说一说,再让太上去跟玉帝说一说,咱兄弟我谋个专职厮杀的位置。”
  这弯拐的,猴子还真能想好事。
  李景拒绝道:“我跟老君熟,可老君跟我不熟,找老君办事不论大小都要让你做个事情,上次是给太上煽了一年的扇子跑了腿才给我一个炉子,你要求官,那老君不得让你给他做几年的童子?”
  李景到底没说幌金绳的事情,要是悟空知道他与牛魔王打了这么久,而好处全被李景拿走,他得气的翻跟头。
  听李景说完,猴子为了求官也豁出去了:“童子就童子,给老君当童子不丢猴。”
  李景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那也不成,你长的丑凶,不像个童子。”
  猴子一听,怒了:“这也不成那也不成,还算不算弟兄,上次帮你打跑情敌被那妖师追杀我都没说什么!”
  李景楞道:“什么情敌?”
  猴子讥讽道:“还跟我装,我事后算想明白了,妖魔那么多你偏偏找上骚扰罗刹女的牛魔王,那罗刹女又只给你饭吃,你俩没有一腿谁信呀?”
  李景急忙否认:“你可以嫌我武艺不精,但不能小看我的品味!我喜欢龙女狐仙,不喜欢罗刹女,要是我真与她有一腿,就让我被老君的八卦炉里烧个七天七夜!”
  李景也不是胡乱发怒,铁扇公主毕竟与太上有那么一层关系,要是李景真动了铁扇,太上将李景扔进去八卦炉也不是不可能。
  看李景急了,还赌咒发誓,猴子这才确认他与铁扇没啥奸情。
  于是打起了感情牌,讪笑道:“就当帮兄弟一回,下次真有情敌了,我帮你打跑他。”
  看猴子这么能缠,李景无法,说道:“我可带你去见太上,但太上提什么翻山倒海的要求可不关我的事了。”
  猴子笑道:“好说好说,带我去就行。”
  二人驾云上天到了离恨天兜率宫,今日还算巧了,老君不开炉也不讲道也不会客。
  禀报之后童子将李景与悟空都迎了进去。
  老君高坐玉局宝座,二人先是拜谢,李景谢道:“多谢道祖请东华帝君救我与悟空。”
  道祖淡淡道:“无妨,你们此来可有其他事情?”
  李景硬着头皮说道:“悟空不想再养马,想要换个地方,求道祖给玉帝说说情。”
  老君听完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大笑不止。
  老君这态势搞的李景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而猴子还以为老君小瞧他,脸上红的跟猴屁股一样,他有点生气了。
  悟空到底还是有点顽劣,恼道:“老君可是觉得我只会养马?”
  猴子这声质问倒是没有惹怒老君,但也让老君止住了笑,用手点点猴头道:“你找我还不如直接去找玉帝来的方便。”
  怕猴子还要顶撞,李景请先答道:“猴子怕拿不到好位置,所以先请道祖讲情。”
  老君笑道:“好好好!如此我就帮你个猢狲一把,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猴子急道:“什么条件快说,只要我能办到都行!”
  老君道:“你这猢狲正是晦暗不清之时,帮了你我这八卦炉恐有倾倒之祸,要是倒了,你得赔我原模原样一个。”
  猴子听了可不管什么后果,急忙答应。
  而李景却暗暗心惊,老君预料到猴子会推翻他的八卦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