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我能交易技能 > 27 十全大补汤

27 十全大补汤


  “你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张羽不解,他会医术的事情,好像没多少人知道。
  许鹏看了眼天杀:“我家师公多年前曾与这位前辈有过一面之缘,知道这位前辈身份……”
  张羽了然,想来是许鹏见到了天杀,然后天杀将他带到了这里。点点头没再废话:“伤势很重吗?”
  许鹏的眼神悲怮,“我师公还好一些,寺中的大师已经帮忙稳住了伤势。可我师父……听圆灯大师说,师父中的是西川的五毒摧心掌。
  这种掌法内含五种劲力,最善摧人脏腑。若非寺中诸位大师以秘药为师父续命,只怕已经不行了。求张兄救救我师父!”
  宇文方一直没有孩子,许鹏又是最小的关门子弟,平日对他也是最为疼爱,几乎视如己出。
  如今见到师父这副模样,许鹏心中悲痛自不必说。
  “等我收拾一下,这就随你过去。”
  不管怎么说宇文方也是自己最初崛起的一块重要基石,而且其背后还有一个梁师成,结个善缘总是好的。
  “多谢张兄!”
  许鹏喜不自胜,没想到张羽竟然如此轻易就答应出手,心里感激的无以复加。心中暗自发誓,不管对方能不能救下师父,他都会永远记住这个人情。
  云灯寺在东湖,距离云浪山不过十多里,坐车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感到了目的地。
  云灯寺地处东湖湖畔的文莱山上,山势陡峭,山路倒是颇为平坦,路上到处都是前来上香的香客。
  抬头望去,一座巍峨寺院若隐若现。
  云灯寺没多大,因为文莱山就不大,山顶能用来建寺庙的地方也不过百亩地左右。
  整个寺庙分为三部分,前院的百佛殿,后面是禅房,最后面是禅武院。
  禅武院是藏经阁以及武僧习武的地方,寻常只有寺庙中的人才能入内。
  张羽随着许鹏在两位沙弥僧的指引下,来到了后院的禅房区域,可以看到不少房间大门已经被暴力摧毁。
  一些地方还可以隐约看到有交手的痕迹。
  几人脚步未停,一直穿过禅房区域来到了禅武院。
  如果说外面还只是有些交手痕迹,那么禅武苑则完全就是战争废墟了。偌大禅武院,除了宽阔的练武场之外,经楼、释武堂……所有能见到的建筑全都有不同程度的坍塌。
  连外面用来练武的石桩,石磨等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损坏。
  上百手持铁棍的灰衣武僧分成数队神情戒备地四处巡视,见到张羽出现的时候,一个个露出了锐利的目光,似要将他浑身上下全部看透一般。
  好在有两个小沙弥和许鹏在,他们这才没有太大动作。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一处还算完好的大厅外。
  “两位施主请进吧,主持他们都在里面,小僧就先告退了。”
  两位小沙弥双手合十一礼,转身离去。
  许鹏道:“走吧,明日就是武祠庆典了,大师他们担心这些人不甘心再杀个回马枪,所以这几日都很警惕。”
  张羽点头,随之走了进去。
  大厅里,数位身披袈裟的老僧盘坐在蒲团之上。
  见到两人进来,最中央一位双眉雪白的老僧睁开双眼,露出一双平和温润的双眼,上下打量了张羽一番,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阿弥陀佛,老衲圆灯,不知这位小施主如何称呼?”
  “在下张羽,见过诸位大师。”
  张羽的态度不卑不亢,举止从容,看的众僧皆是暗自点头。
  许鹏心系师父,连忙解释道:“大师,这位张兄是前来为家师治伤的。”
  “原来如此,施主请随我来。”
  圆灯禅师说罢,亲自起身,带着张羽进了后面的内堂。
  内堂远比大厅更加深广,里面摆放着数十张床,大多床上都躺着受伤的僧人。
  几位穿着僧袍的老僧以及十多个大夫穿梭在病床之间,正在不停忙碌着。
  最里面一张床上,面如金纸的宇文方一动不动躺在那里,几乎看不到胸口的起伏。一名老僧正端着一碗汤药喂他。
  “大师,我师父怎们样了?”
  许鹏焦急询问。
  老僧摇头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圆灯道:“圆觉师弟你先起来吧,让这位施主看一下。”
  “这位施主是……”
  “张羽,大夫。”
  张羽言简意赅,径直上前按在了宇文方的手腕,随后又检查起他的身体。圆觉面露诧异,却没多说什么。
  虽然不清楚张羽的医术,可是单凭号脉的手法就看得出来这肯定是个内行,因此也就安心在一旁默默观看。
  几分钟后,张羽停了下来,惊叹道:“五毒摧心掌不愧是西川赤城派的顶级绝学,竟然仅凭劲力就能让人五脏六腑衰竭而亡。不过我想知道,这五毒摧心掌力是本身就如此诡秘,还是其它原因?”
  圆觉赞道:“施主好眼力,五毒摧心掌虽然掌力诡谲,但是如果能及时施救想要解决不难。
  可是宇文施主体内的掌力并非是以内劲造成,而是以纯粹的力道打出来的。老衲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伤势,实在有些束手无策。”
  “大师已经很厉害了,若非大师以十全大补汤不断滋养他的五脏六腑,就算有大还丹也撑不住。”
  圆觉惊讶道:“施主竟然能认出老衲的十全大补汤?”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世人皆知净莲寺有两大疗伤圣品,大还丹续断生机,十全大补汤滋养本元。
  我虽然没见过,可你这汤药里面包含了‘玉菖蒲、五味草、白术、血参、山兹……’,这些都是补养五脏六腑的药,除了十全大补汤我实在想不出别的了。”
  见张羽竟然仅凭味道就辨认出了所有的药材,包括圆灯禅师在内全都脸幅惊为天人地看着他。
  张羽却不觉得有什么。扁雍虽然大多成就都来源于九路回天针,可是其本人对此道的天赋和钻研同样功不可没。
  “识药”这种完全就是基本功,说白了也就唯手熟尔,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如果不是为了办事方便,他都懒得装这个比。
  “等下我要为他施针,所以麻烦大师……”
  方才露的那一手顿时显出效果,面对张羽的吩咐,众人没有任何怀疑开始准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