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哎,人王 > 章节254 压制围攻

章节254 压制围攻


  
  所有人的关注焦点都在精灵能不能从北地蛮族那里接回“王的孩子”,一小群矮人正在行动。他们声称要整修住宅,因此要购买材料、雇佣工匠。他们给出的价格非常公道,而现在正好是所有人都撤回来,劳动力市场过于丰富的行情。除了食物比较难以囤积外,其他的都很顺利。
  食物方面也没法强求,毕竟犬齿要塞一直盯着呢,他们也不好过分。这一次的行动又低调又高效,不到一个星期,一直备齐了全部资源的队伍已经处于待命状态,随时可以出发。
  不像达贡那样沉稳,这段日子托班和翰摩多姆都有些着急。一个总是想着收回自己的领地,另一个总是想着收回自己的投资。他们也不敢多问,也知道不该多问,但他们总是用幽怨的眼神看着达贡,这的确会令人心里发毛。达贡被看毛了,就会抬头一直看着天空,完全无视他们的目光。
  “天上有什么好看的?”托班一天比一天着急。他也不是没花时间进行思考,希望也能想明白为什么达贡可以确信精灵会完胜鲍诺,北地蛮族一夜可平。但他的心思被收回领地的事情占据,脑子也没往常那么灵光,因此一直也没想清楚。知道某天晚上,他又睡不着觉,离开房间出来散散步,又看到了正在仰望星空的达贡。
  “除了法阵、炼金、符文和元素咒语之外,你又开始研究星象了?”托班等人和达贡一起训练,当然知道他同时开启了多门学科,心底都很佩服。不过达贡故意没去基本素质考试,趁新生的时期多看看各个法术方向,这其实非常合理。他们都后悔自己怎么没早想到这点,省的后来学习得那么辛苦。
  “我对星象预言不感兴趣。”达贡指着天空,说道:“我觉得有些烦闷便出来走走,刚好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不太一样的东西。你仔细感受一下,自然环境的元素非常紧张。”
  “元素还会紧张?你可真有意思。”托班笑了笑,抬起一只手,五指张开,开始感受周围的元素波动。他很快皱起了眉头,惊讶的说到:“居然真的感觉到了紧张?这是怎么回事?”
  “法术方面我是初学者,我想听听你的见解。”
  托班想了想,说道:“用紧张来形容是可以的,但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凝固。在大型法阵启动的时候,为了确保能够形成一个稳定的元素环境,有可能专门设计让自然环境凝固的功能。诶?达贡,你指着天空干什么?”
  “不用说了,你看。”达贡微微一笑,笑容里满是自信。“我就等它呢。”
  托班扭过头去,然后长大了嘴巴。夜空中的星星被一个黑影逐渐遮挡,精灵的开拓城飞了过来并且将要飞过去。它如同下凡的神灵一样,以不可阻挡的气势越过犬齿要塞,即将深入北地。
  “上面有水、有山,便可以有活林,便可以有军队。”达贡首先说着显而易见的事情,接下来的话,托班听不明白,但希洛艾或者鲍诺能听明白。
  “根本不需要用什么花里胡哨,直接压过去,除了拼消耗,其他都不用操心。”达贡曾经对希洛艾说过:“鲍诺可以用预言将取巧做到极致,可取巧的克星就是不计代价、只求稳定。只要不接受或者不创造有可能让他更有优势的交换,那他就不会获得胜利。”
  其实这句话也不是全对,但在精灵依旧掌握大势而北地蛮族并不能分庭抗礼的时候,它就是对的。有些话,达贡也没对希洛艾说,他心里其实已经认同了鲍诺的一句话:如果他们两个联手,那胜利的确不难。
  他们的性格是互补的。达贡更看长期收益,更稳重,而鲍诺的能力可以让他充分取巧。如果他们能够联起手来,那么战略上的稳定加上战术上的优势,肯定能做出一番大事业来。但战术必须为战略服务,如果达贡是北地蛮王,而鲍诺是一个不出名的小子,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
  鲍诺的性格,达贡不会为他服务的,除非坚古族人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死马也得当活马医。除了那种极端情况之外,达贡认为鲍诺的性格会导致他走向失败,只是可惜了他的能力。他也给鲍诺提出了建议,可鲍诺并没有听进去,因为在鲍诺心中,预言看到的场景比达贡的建议更重要、更值得信赖。
  “唉……”达贡叹了一口气,心里还是有点惋惜。他想,如果鲍诺去石塔那里与他见面,两个人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或许达贡那个时候就会察觉到事情或许并不会像鲍诺设想的那样发展,精灵完全可以用实力取胜。而鲍诺,如果只是押宝在精灵不会认真、精灵会小瞧他而犯下错误上,那他的胜利很可能只是空中楼阁。
  现在,精灵把空中楼阁都开过来了。一座飞行城市,基本无视补给线,携带着最重型的武器,携带着大量军力,还有最强悍的法师团,鲍诺拿什么挡?现在托班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达贡那么有信心确定北地蛮族会一蹶不振,攻守之势会被完全颠倒过来。这空中城市开进去,蛮族拿什么填?有多少命可以往里填的?
  “精灵,以后想打哪儿,就可以打哪儿。”托班说道。
  “也不完全是。”达贡说道:“天空和地面,加上中央海(湖),精灵的确有巨大的优势,可他们还是不能进攻地下,因此坚古族受到的影响最小。”
  达贡这样只说了一半,他心里有个隐忧:坚古族在空中城市面前受到的影响最小,那么只需要用别的办法再把坚古族压下去,那么精灵不就彻底、完全地统治了世界?在天空城出现之前,坚古族不就正在被逐步遗忘,逐步排除出社会中坚,这会不会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
  想一想就觉得很可怕。
  “这空中城市虽好,但不能开到无限迷宫里面去吧?”托班拽拽胡须,摇摇头:“这是好东西,但还不是最好的东西。行了,今晚上也不用睡了,我这就召集战士,准备出发。”
  “别急,再等三天。”达贡说道:“沉住气,不要慌。我估计这几天会有许多人前往北地想要占便宜、捞好处,但北地的蛮子不好对付,尤其他们拿飞行城市没办法,难道拿地面进攻的这些人就有办法吗?精灵不会从空中城市提供支援,他们并不在乎盟友的损失,他们只在意自己的战略目标。”
  “救出精灵王的后代?”
  “那是诱饵。”达贡说道:“那是一个香喷喷的诱饵,同时也是计划能否奏效的烽火信号。好了,现在还是不能多说,等一切尘埃落定,你若还有哪里没想明白,我会给你解答的。”
  托班点点头,笑着说道:“今天夜里没白起来。看到飞空城,我的领地看来十有八九可以拿回来了!”
  “是一定能拿回来。”达贡说道:“托班,别忘了一点。别管精灵说什么,我还是我。”
  “嗯?达贡,你是不是感觉有对你不利的事情将要发生?这不对啊?如果精灵获胜,那鲍诺认不认识你又有什么关系?就算鲍诺把精灵王的后代砍了祭旗,那也不是你指挥的啊!”
  达贡摇摇头,随后咧开嘴笑了。他说道:“想什么呢!也不全是坏事,最多有可能产生一些误解。托班,鲍诺的错误是一上来就找精灵的麻烦,直接给自己最高难度,而且找的这个难度对他原本应该要的目标没有丝毫关系。我想让坚古族强盛起来,这件事与精灵族是不是强盛,或者说与精灵族会不会衰落没有任何关系。记住这一点,不管你我,都先牢牢记住咱们最初的目标。你要你的领地强盛,我要坚古族重新崛起,需要的是助力,不需要自找没趣。”
  托班想了想,说道:“达贡,我也想让坚古族重新崛起。我的想法可能自私一点,比如我觉得坚古族重新崛起了,我的领地也就稳了,我的地位也可以提高。这没事儿吧?”
  “我想让坚古族崛起是因为我想让每个人都能安心吃饱饭。你瞧,这种想法不都很正常吗?单纯想着崛起,却没有明确目标,不也就没法进行规划吗?”达贡摆摆手,说道:“现在说这个还太早,先稳住战士与工匠,别让他们冲动出击。还差一点火候儿,就差一点。”
  达贡要的火候儿在四天后就不差了。精灵的军队根本就没有想着救出所谓精灵王的后辈,那只是一个局。他们通过法术定位了鲍诺,然后就开始围攻,不计代价、从不休止的围攻,就像达贡与鲍诺的战斗一样。鲍诺可以躲闪,鲍诺可以反击,但是每一次躲闪和反击都有代价,都要消耗一些资源。
  精灵将活林带来了,将整座城市当成弹药,高大的战争之树不断投出石块。地面上,堡垒巨树不断逼近,没走一段路就会扎根,将无数蔓藤根系蔓延开来,任何想要从地面接近的人都会被发现。
  鲍诺使用了真火烧瓶,它的火焰威力很大,没有一棵树能够承受,但是这烧瓶需要用臂力投掷出去,或者用抛石机发射,射程是有极限的。蔓藤、根系形成的区域可以有效防止敌人靠近,至于它们被点燃的情况,烧就烧吧,堡垒巨树丢失了蔓藤和根系的领域又不会死亡,撤下来去休养,换新一批上去继续围攻。
  不只有鲍诺会使用火焰,精灵在这方面也很有经验。法师团从开拓城上发起攻击,居高临下射出火球、闪电、毒雾和冰雹,他们用音波形成扰乱,他们用强光制造震慑,根本不让战斗有一刻停止,或者让蛮族有一秒时间休息。他们也用上了精灵卡,一次冲锋,哪怕只是撞坏了一间茅厕,也算是为胜利添砖加瓦。
  鲍诺疲于应付,除了拿出所有的力量,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在预言中,他依旧看到花团锦簇的胜利,看到自己押着精灵王的孙子接受众人祝贺,成为正宗的北地之王。可实际情况是,那个“精灵王的孙子”已经死了,他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制造了一场法力涌动,在营地每个人身上添了一层元素标记。这个标记除了短时间无法消除外,没有任何其他负面影响。如果在平时,用法力循环或者驱散咒语不断打磨,标记就能被消除。可在战时,根本没有这个时间。
  就算再疯狂,鲍诺现在也知道自己被骗了,可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骗的。他依旧可以施展预言,依旧能够得到信息,可在所有的未来中,不管他做什么,都没法走向最好的那些结局。在无限的迷茫中,鲍诺拿出全部力量来施展预言。他看到三条自己能够胜利的,以及五条自己不同程度失败的。
  很快,三条能够胜利的,四条更严重程度失败的。这一次在失败的结局中,他都死了。突然间,他懂了。随后他又进行了三个小时的抵抗,被一束从天而降的闪电贯穿了身体,直接炸成了粉末。
  “计划看来成功了。”议政首相接到前线的汇报,知道鲍诺已经死亡,便长舒了一口气,但他并没有下达任何放松的命令。“继续维持攻击,继续维持法术,直到包围圈里没有一个活口。让召唤物去把鲍诺的碎片带回来,交给塞伦涅,看看他能不能召唤灵魂并挖出点信息。”
  议政首相的命令被贯彻下去,攻击与之前并没有任何不同。在开拓城的核心部分,以冬冬教授为首的法师团依旧在努力维持一个法阵,他们不断轮替工作,这样的情况已经维持了半年多的时间。
  这个幻术法阵一直在向鲍诺提供图像,模仿预言形成的画面。精灵找来了他们所指最好的幻术师与惑控师,结合了幻像与幻想,不断传递不是一个而是三个虚假的预言,从而牵着鲍诺的鼻子走。
  鲍诺看到了未来,便按照未来指示的那些关键去做。由于精灵设计了他的行动,因此鸣龙峰的石塔“必然”会被烧,犬齿要塞“必然”会和鲍诺合作,精英学院的学生“必然”会毫无警惕地进入北地,队伍里“必然”有一个精灵王的“后代”……鲍诺在预言中看到了自己“必然的胜利”,他沉浸在这个胜利的幻景中,最终躲-躲不及,打-打不过,逃-逃不了。
  成了灰烬。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