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当救世主开始谈恋爱 > 第四十九章 要拔氧气管

第四十九章 要拔氧气管


  思哲单身公寓离君临市第一人民医院并不算远,打个出租车也就15分钟不到的路程。
  但宁楚楚没有选择出租车,而是多走了100米,在君临大学南门公交站等了2分钟,坐上了途径君临市第一人民医院的14路公交车。
  11点42分,宁楚楚站在君临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大门前,有点茫然。
  糟糕,没问坏女人病床号……
  那么大的医院,我上哪找去?
  当宁楚楚巡视的目光落在了医院前台,忽然便有了主意。
  “咳咳……你好,护士小姐姐,我是宁轻轻,我朋友的点滴吊完了,麻烦安排替换一下。”宁轻轻眨巴着跟宁轻轻如出一辙的桃花眼,清澈的眼神里有股令人信服的力量。
  前台的护士小姐姐闻言抬起头,正想让患者家属找注射科的护士去更换点滴瓶,可是当她看到宁楚楚人后,只觉得眼前这个漂亮女孩说的话很合理,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帮助她解决问题……前台的护士小姐姐听到心里有个声音跟她这样说。
  “好的,请稍等。”前台护士小姐姐报以歉意的一笑,打开医务系统,手指运键如飞,在患者家属的名字栏输入了“宁轻轻”三个字。
  按下回车,查询。
  结果很快出来了。
  游所为,跌打科,。1314号病房,登记的患者家属名字正是宁轻轻。
  不疑有他的前台护士姐姐拿起了对讲机。
  “注射科,注射科,1314号病房家属请求更换点滴,1314号病房家属请求更换点滴。”
  原来是1314号病房,宁楚楚冲前台护士小姐姐点头致谢,并说道:“辛苦你了。”
  前台护士小姐姐觉得这只是举手之劳,是自己日常工作的一小段插曲,并没有多在意,虽然这个患者家属漂亮得实在过份,但历经一整天高强度的工作下来,足以让护士小姐姐忘记曾有这么一个人求助于她。
  很快,宁楚楚便看到注射科里走出一个护士小姐姐,她脸上有点婴儿肥,手里拿着对讲机和满的点滴瓶,看样子是准备给病人换点滴。
  宁楚楚向婴儿肥护士姐姐迎上去,问道:“请问,是1314号病房的点滴吗?”
  婴儿肥护士姐姐看了宁楚楚一眼,瞬间惊为天人,点点头:“是的,你是?”
  得来全不费工夫,宁楚楚你真棒!
  宁楚楚的桃花眼笑成了弯月,回答道:“我是1314号病房病人的家属,我们一起走吧,美女姐姐你先请。”
  被天仙下凡般靓丽的女孩称呼自己为美女,婴儿肥护士姐姐颇有点受宠若惊,兴高采烈地应下,带领宁楚楚在医院里穿街走巷,走进了另一栋住院楼的医用电梯,直奔13楼的住院部。
  坏女人,本仙女倒要看看你葫芦里卖什么药……楼层逐渐攀升的电梯里,宁楚楚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她又恢复成了先前人蓄无害的甜美笑容。
  出了电梯门便是1319号病房,跟着便是1318,1317,1316……宁楚楚亦步亦趋地跟着婴儿肥护士姐姐,毫不费力地来到了1314号病房门前。
  现身吧,坏女人和妖魔鬼怪,看本仙女怎么治你们……宁楚楚拧着小拳头,似要见面后就给那对狗男女梆梆两拳。
  婴儿肥护士姐姐伸手敲了敲房门,里面没有传来声音。于是她便扭了扭门把手,直接把房门打开了。
  肉眼可见的是,病房里的东南角摆着一张病床,病床上躺着一个“木乃伊”,微有鼾声,犹在熟睡。
  这和宁楚楚幻想的画面大相径庭。
  坏女人和臭男人你侬我侬地抱在一起,互诉衷肠,上下其手的劲爆场景,在这一刻,通通在宁楚楚脑海里灰飞烟灭了。
  坏女人的朋友伤成这样,他们两个之间想发生点什么估计挺难吧?
  单单拆她“木乃伊”朋友身上的那层布,恐怕都得半个小时。
  所以……是我想多了?宁楚楚觉得自己错怪了坏女人,作为同床共枕18年的亲密战友,她对此感到非常难过,并决定日后再犯。
  婴儿肥护士姐姐检查了点滴瓶,说道:“病人家属你好,病人的点滴还有一半多,暂时不需要更换。”
  “不好意思,美女姐姐,可能是我记错了。”宁楚楚对婴儿肥护士姐姐表达了歉意。
  “没关系,多留意病人的病情动态也是我们医护人员的职责所在。”婴儿肥护士对宁楚楚左一句美女姐姐右一句美女姐姐很是受用,语气和蔼可亲,“新点滴我就先放这里了,等一会时间到了,我再过来给病人替换。”
  “好的,非常感谢美女姐姐,您辛苦了。”宁楚楚目送婴儿肥护士姐姐离开,顺手关上了房门。
  奇怪了,坏女人不是说在医院陪朋友吗?
  她去了哪里?
  宁楚楚干脆掏出了手机,想突然查岗那个坏女人,电话已经拔了出去,但宁楚楚看着病床上生死不明的那具“木乃伊”,没等手机响起坏女人的铃声,就把电话给掐灭了。
  医院病房不是自己家,这里有个病人,需要安静的安静养病,不适合自己玩闹。
  宁楚楚改发短信。
  〖坏女人,你在哪里?〗
  正在医院附近中餐厅打包外卖的宁轻轻感到手机一震,发现又是妹妹的骚扰短信,没好气地打字回复。
  〖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在医院陪个朋友。〗
  骗人,坏女人又想骗我。哼哼……她所谓的朋友就在我的面前,她却还用他来做挡箭牌,坏女人不对劲,她在对我隐瞒着什么。
  哼哼……我要拆穿她!
  宁楚楚举起手机随手一拍。
  过了几秒,宁轻轻的手机上多了一条照片信息。
  宁轻轻打开一看,是一张病床照,病床上躺着有点眼熟的“木乃伊”,旁边还有一只白嫩的小手,一副“我要拔氧气管”的样子。
  这个臭妹妹……宁轻轻气结,她认出来了,发过来的照片是在游所为病房所拍的,只是宁楚楚怎么会找到那里去?
  宁轻轻:〖你怎么在那里?〗
  宁楚楚:〖你猜。〗
  宁轻轻:〖猜你妹,我现在回去。〗
  哦豁……坏女人好像生气了?
  是因为这个所谓的朋友?宁楚楚看着病床上的那具“木乃伊”,又重新对他的身份提起了一丢丢的兴趣。
  他会是谁呢?
  宁楚楚靠近了过去,直至看清了“木乃伊”还在沉睡的真容。
  “游……游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