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我就是要做皇帝 > 第八十五章 刀架在脖子的买卖,叫做赎买

第八十五章 刀架在脖子的买卖,叫做赎买


  梓潼郡,德阳县,小溪村。
  陈二狗护着家里十岁的姑娘还有老娘,畏畏缩缩的看着打着了黑龙红底旗的官兵进进出出。
  时不时东头丈量土地,又或者去西头查探水源,甚至还揪着周府老爷,拿着刀按在他的脖子上,呵斥道:“少他娘在这里废话!陛下说了,这是赎买!不白要了你们的土地!给你们成都的房子和铺子做赎买,眼下成都可是行在,更是蜀州中心,那么好的房子,你居然敢不要?是想要抗旨不遵吗?”
  “刀子架在脖子的买卖,叫做赎买?”周府老爷快要晕过去了,“这都是什么世道啊!”
  陈二狗不知道这群兵是哪里来的,十分的凶神恶煞。
  周府老爷的碉堡,还点了烽火,结果火刚燃起来,他们就被刀架在了脖子,全家人被揪了出来。
  往常出门呼朋引伴,穿得光鲜靓丽,见人就打的周府老爷,这会儿就好像林子里的鹌鹑,瑟瑟发抖。
  “可是……可是这可是我家的祖产啊!我家的祖坟也在这里啊!总得留个几亩地,留给念想吧!”
  周府老爷委屈得哭了,哭着哭着都跪在了这个官兵面前:“军爷!求求你了!至少让我家人可以留在这里祭祀吧!”
  “不是说了嘛!留旁系!再说了,这小溪村有你家族弟周选的份,他就留在这里祭祖,你们到了成都依旧逍遥快活,不就是十年不回来吗?回头灵位一背,何处不是家?”
  这官兵亮了亮背后包裹里的灵位:“老子的爹也跟着来了!反正死在了北疆也不知道尸骨哪里找,只能希望北疆的狼神能接引他上天吧。总之,有灵位你就能开个宗祠,有宗祠不就又是一户人家了?”
  “可是……可是……”
  “可是个屁!你们周家是不是上了世家录?虽然是九品下,但也是世家,是世家就要赎买实都,要不就去实边,你们只有这两条路可以走!”官兵呵呵冷笑,“再不识趣,老子就按世家实边励田的政策给你安排,去龙藏郡两倍地补偿,去滇郡三倍地,要是胆子够大,要去洱海南,给你补到四倍!”
  “啊!”
  陈二狗听得一声惨叫,发现周府老爷一下栽倒在地上,差一口气没缓过来。
  “娘诶,这些兵真可怕。”陈二狗透着门缝,看着周府老爷家属哭天抢地,带孝子周府的少爷哭喊:“爹呀!”
  然后一下扑了上来,两百斤的肉往上一压,差点没把周府老爷那干瘦的身子板板给压折了。
  惨叫过后,周府老爷只能哭哭啼啼带着全部身家六十万贯、给留的五十石米、还有一封装有成都房产七十年租契,外加店铺五十年租契的全副身家,让仅剩的十三头骡子拉着,在军队的看护之下,拖家带口三十号人,朝着成都方向前进。
  “呸!他娘的六十万贯没抄赶紧是便宜他了!”
  这官兵折了账,踩着椅子破口大骂。
  “得饶人处且饶人。”负责抄写的文士摇头晃脑舒展筋骨道,“陛下需要一群读过书的外乡人去成都卷起来,然后用市场的手段,刺激他们消费。要是扒干净了这些家伙的资产,这么多钱给你,你又怎么花?钱多得往市场堆,什么都得涨!不过,之后成都的房价,怕是得贵上天去咯!不知道回头咱们论功行赏的时候,能不能分到一座成都的房子。”
  “得了吧!成都的房子能比长安贵?”
  这官兵是长安人,自小就在太子的书院里读书,虽然粗鄙,但也是受到教育的。
  见过长安的繁华,成都比起来就是三线小城。
  算个屁!
  “行了,未尽全功呢!赶紧把这里头的村人喊来,分田了!”
  文士起身,举着铜皮喇叭,对村里后喊道:“老乡们,分田了!承禅皇帝赎买田土,开农社只收五成租子!并且只要种了承禅皇帝的地,往后一切的农业缴税和赋役通通都免了!”
  “老乡们快出来,现在你们的地主老财走了,往后都给承禅皇帝耕田种地,每年收租最高就卡死在五成,而且还不用再缴丁税和服徭役了!”
  这个凶恶的官兵喊了两声就跑来敲门,吓得陈二狗赶紧拉着女儿和老婆往屋子里躲。
  “老乡!别跑!看到你们了!放心,我们是承禅皇帝的兵!我们是来给你们降租降税的!要是不租承禅皇帝的地,你们家现在的地可就要归别人有了!”
  这一声吓唬,让陈二狗顿了顿,他的婆娘赶紧推了推他:“当家的,去吧,不然……不然今年……要饿死人的!”
  陈二狗咬了咬牙,看看老婆孩子,再想想自己辛辛苦苦赊了稻种,马上就要收获的谷子,还有饥饿的恐惧,一时间下定决心:“你们去里头躲好。”
  陈二狗安顿好老婆孩子,转身去开门。
  门外其他的一些村里人都聚集在了一起。
  他们汇聚起来,像个鹌鹑一样不敢动弹,少有兵戈声或者风吹草动,就能吓得他们瑟瑟发抖。
  看到这些人,文士叹息的同时,也觉得亲切。
  因为之前的他也是这般模样,像个鹌鹑。
  不过现在的他确实一个能文能武的主儿!
  他们也会在之后,化作虎狼。
  “来,跟大家说一件事。以前你们欠周府的所有高利贷,今天就当着大家的面,烧了给大家洗洗晦气。”
  文士一挥手,士兵们抬上各种木牍竹片,上边都有各家的身份和欠款以及手印。
  伴随着火盆被扛过来。
  这些木牍,全部丢进了火堆里,看得陈二狗眼珠子都瞪得老大。
  “你们,跟此前的生活一刀两断!
  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今天开始是承禅皇帝给你们的地种田吃饭,并且保证你们的地租永远最高只在五成!
  而且给承禅皇帝种地是有福利的!
  只要是在农社给承禅皇帝干活的农户,你们只需要给承禅皇帝交租五成。剩下的县里的赋税,摊派的徭役,统统都不用管!
  因为你们只有一个义务,叫做兵役!”
  文士举着喇叭喊着本地乡音,“兵役不算徭役,兵役也不是为了皇帝当的,而是为了你们自己!当农兵,降租一成!
  只需要报个名,每家只出一个男丁就行!没男丁的也有专门的女医队,女人也能来学,也给降租,说一成就是一成,这叫同工同酬!”
  陈二狗他们面面相觑着,总觉得不对劲吧。
  又是烧高利贷文本的,又是农兵的,不会是想骗他们去打仗吧?
  “那个……能问问您,当农兵要打仗吗?”陈二狗大着胆子,为了自己的好奇而举手问。
  不过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眼前这群人连周府的老爷都能打败,会不会因为他的多嘴而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