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浮生镜 > 第五十七章 潜在的危险

第五十七章 潜在的危险


  无定城这几日似乎很不太平,暗流涌动中,出入于城中的修者较之以往更为繁密,而且实力都尤为强劲。往日里街道上来往的修者,实力大多是凝气一二层,如今却多了许多修为达到凝气七层以上的修者,甚至还有纳灵境界的强者。
  世俗修真界比不得仙门大宗。洞天福地,大道机缘,早被大门大宗给占了去。因为修行资源的稀缺,散修们会为了一处灵气稍微浓郁的洞府而大打出手,为了一点菲薄的机缘而你死我活。
  天雨虽宽,却独宠一门。大道争锋,本就没有公平可言。
  所以修者们为了生存,或加入宗门,求得一些雨露恩赐。或投靠c家族,换来一些供奉给养。也有的,刀口舔血,亡命天涯,或许明日便身首异处,不知魂归何方。
  无定城虽说是一座历经千年风霜洗礼的古城,却也终究是一座三阶小城市,城内修为最高的,也无非是入境境界而已,而且人数不会超过一掌之数。故而城内修者的修为大多偏低,凝气境界的修者占据多数。而在凝气境界里,凝气七层以上的修者便是高阶的存在。
  杨开行走在城中,自小生于仙门大宗的“他”,对于凝气修者的关注本就不多,毕竟在宗门内见惯了强者,前不久甚至还见过一个修为可能在入境之上的怪人,故而对于凝气境界内高阶修者与低阶修者的说法,他是闻所未闻。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会一哂了之,毕竟在曾经仙门杨开的认知里,这世间,纳灵以上的修者多如过江之鲫,高阶的强者,又岂会在凝气之间?
  而这也是他一直以来惴惴不安,耿耿于怀的原因,若这世间个个修者都比他强,随便来一个就是能轻易碾死他的存在,他又怎能安然处于这个世间呢?
  直到他来到这无定城中,发现城内大大小小多多少少的修者大多是在凝气境界,而凝气三层以下的修者更是比比皆是,他这才有些放下心来。
  不过虽说如此,但隐藏在城内那股剑拔弩张的暗流,他仍是有所感受。故而他虽行走于城内,但也时时刻刻小心谨慎,暗自警惕着。
  他并不打算在这座城里过多的逗留,更何况如今这座城市已是山雨欲来,蠢蠢欲动。
  如今城内修者们口口相传,说近些年崛起的城中新贵柳家,终于忍不住要对在此传承了数百年的老牌家族沈家动手,那些入城而来的高阶修者,皆是柳家以重金聘请的外援。
  杨开今日出门,便是为了采购一些日用器皿,寻常草药,然后再去找个深山老林子,钻进去修炼它几年,等修为高些再出来。当然,除此之外,他还想再去找一下昨日那间杂货铺的老板,有一些疑问,他还需要对方当面解答。
  石门被缓缓推开,有一缕缕光线从石门另一边射出,看其情况竟真像是出口所在。
  “我滴鬼鬼,这次真的是捡到宝了!”杨开双眼放光地看着那面泛着幽幽蓝光的铜镜,赞叹道。墙壁上的石门随着古镜光芒的消失,瞬间停止了转动,杨开发现从石门外透射进来的光线不再扩散,他先是呆了一下,然后立即反应过来,从地上捡起铜镜,如之前一般使其吸收墙壁上的蓝光,继续推动石门。
  石门在受到了蓝光的推动之后,又一次缓缓开启,不一会儿便由只有拳头般大小的缝隙逐渐扩大,到得最后完全大开。
  不过,就在那道石门偏生这世间有不信邪之人,非要一探究竟。曾有一名修为在入境境界的强者,初七那日在河边守着一堆尸体过夜。当天夜晚,那人不知何故,晕沉沉中昏睡过去,次日清晨醒来之时,尸体却早已不知所踪。
  有目击者言称,半夜之时,曾见河水倒卷,大河分开两面,有鬼差从河底飞出,将尸体给捉了去。于是三人成虎,关于无定河的流言,便传开了去。无定河便被城内的修者认定为是鬼城的入口。
  快要被推开之时,那铜镜上的蓝光突然尽数消失了,缓缓开启的石门也戛然而止……
  杨开所投宿客栈的店家是个心善的人。下午入店之时,店家就曾跟他说过,说无定城的夜晚难得安定,尤其是在落雨的时候,无定河更是成了一处喋血的战场。沈千山的心里早已有了决断。
  老祖迟迟不曾出面,那名来自仙门的少年这几日多次入府,频频施压,偏生他又不能将其怎样,仙门的实力,在南界是如巨擘一般的存在,小小一个沈家,在其面前如蝼蚁般渺小,蚍蜉若想撼树,无异于自寻死路。
  一名入境境界的强者,被一名凝气境的少年欺压至此,他的内心早已是羞怒万分,好几次他都想将那名嚣张跋扈的少年毙于掌下,但他一想到沈家的百年基业,想到族中数千族人,想到他视若珍宝的女儿,他都忍了下来。
  仙门要的东西,早已皆是沈府的高层和一些嫡系子弟,小辈们站在一旁,沈依兰却不在里面。
  沈家家主沈千山高坐首位,这位修为已经达到入境境界,放眼整座无定城也足以排得上前几的沈家至强者,望着座下的一众子侄兄弟,此刻眉头深锁,眼中有一抹隐藏得极深的担忧之色。
  “柳家那群跳梁小丑,真以为从外面找了些不三不四的野修回来,就有资格跟我们叫板了,不知死活的东西。大哥,我看我们也不必等了,今晚就杀将过去,打他个措手不及,把那些小崽子给杀个干净,也好让他们知道,这无定城,究竟是谁说了算!”
  说话的是沈家老二沈新河,修为在纳灵后期,素来以好勇斗狠出名,这些年沈家清扫城内大小势力,抢夺地盘,他都是首当其冲,出手狠辣血腥,手上沾惹的人命无数,城内之人一听这个名头,无不惊惧颤栗。
  “柳家这些年确实有些膨胀了,也该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了!”
  坐在厅内的三长老附和道,他看上去有60多岁了,却仍是精神抖擞,神采奕奕。
  “柳家在我们手下隐忍蛰伏多年,素来规规矩矩,不敢逾越雷池半步,如今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招兵买马,与我们大动干戈。事出无常,必定有妖,他柳家背后,说不得有什么高人为其撑腰。”
  沈先林摩挲着下巴,向着首位的沈千山开口说道。对于这件事,他却是有不同的看法。他在家中排行老三,行事不似沈新河那般狠辣果决,而是事事思量,处处小心,所以为人做事也更加沉稳老练一些。
  “能有什么高人,他们还能请来中境的强者不成,先不说人家中境强者看不看的上这里,光是请他们出手的代价,他们柳家能承受的起吗?”
  坐在沈新河对面的二长老出言反驳道,他看上去已过了古稀之年,不过却也是精神奕奕,容光焕发。看得出来,他对于柳家也是不怎么放在眼里。
  “请不请得来我不敢说,不过若是他们柳家自己出了一个中境的强者,那这事可就难说了!”
  沈先林这话说出口之后,坐在首位上的沈千山眼中的担忧之色更浓郁了些。
  “你是说柳天象他迈出了那步,成为中境强者了?”
  一直坐在一旁未曾开口的大长老突然问道,与前两位长老相比,他则显得有些老态龙钟,只是那双浑浊的眼睛却如烛火般通明。
  “中境强者,哪是那么容易就出的啊!柳家这些年是有着一些暗中的力量,不过那都是小势力,上不得台面。”
  沈千山直接否定了他的猜测,只是眼神深处划过一抹深深的无奈与晦暗之色,他继续开口道,
  “虽然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沈家在这无定城传承了数百年,还能在他们这里翻了船?”
  “老二,你交代下去,让族人们这几日小心戒备着,然后多派些人,昼夜不停的在柳府门前暗中监看着,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跟我讲”
  “老三,你安排一下,我们坊市的经营运转不可乱了,最好你亲自下去查看一下,不要敌人没打过来,我们就先自乱了阵脚。还有,本月族内子弟们的灵石与丹药的发放加倍,各处人员的俸禄也是,明日便安排下去,大战在即,士气还是要鼓舞一下的。”
  “好了,先这样吧,你们各自去安排一下。大家也先散了吧!”
  沈千山挥了挥手,老二应了声是,便先行离开,其他人也各自散去。沈先林是最后一个走的,他看了一眼沈千山,刚要说话,便被沈千山打断了。
  “三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若真是如此,那么我们做再多的事也是无用的。”
  沈先林不解,转而说道,
  “怎会无用,柳家的意图十分明显,如果事情真发展到了那个地步,我们大不了把那件东西给他们就好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况且我们得到那东西这么多年,除了给我们惹来一些没必要的麻烦以外,根本没有丝毫益处。与其说它是一件宝物,倒不如说是一个祸端。大哥,你听我的,我们干脆把它给了出去,没了它我们沈家照样能够发扬光大!”
  沈先林殷切的看着沈千山,等待着他的答复。沈千山沉默,半晌之后,悠悠叹息了一声。
  “若是我跟你说,那件东西,此时已不再我们手中呢?”
  “什么?不在我们手上,大哥你,你不会真的信了那个毛头小子的话,把那件东西给了他吧!”
  沈先林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似乎很不解一直沉稳谨慎的大哥居然会做如此冒险的事。
  沈千山闭上眼,缓缓点了点头。
  沈先林踉跄的退了几步,一脸痛心的看着他
  “大哥,你,你怎能如此糊涂啊!”
  “对不起,三弟,是我看走眼了。我们都错看他了。”
  这位执掌沈家三十多年的大家长,似乎在此刻苍老了许多。
  “放心吧,三弟,若真到了那一步,我沈千山一定走在你们前头,拼死也要保全我沈家!”
  “大哥,你这么做老祖他知道吗?”
  “我没有告诉老祖,不过他老人家应该是知道的。毕竟当初,是他把这件东西从河边带回来的。他既然没有说什么,应该算是默许了吧!”
  “既然是老祖应允,那也不全是你的错。更何况,事情还没发展到那一步,我们也不必为了一些尚未确定的猜想而搞得自己内心惶惶。”
  沈先林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神色,出言安慰道,“大哥,你是我们沈家的主心骨,越是此时,越不能因为这些事而乱了心神。你要调整好心态,就算明日便要与贼一战,你也切不可有丝毫的动摇。”
  沈千山点了点头,他拍了拍沈先林的肩膀说道。
  “大哥知道该怎么做,你也先回去休息吧,明日还有许多事要安排呢!”
  沈先林又叮嘱了几句,也自行回去了。沈千山走到窗前,听着窗外淅沥的雨声,神色复杂,叹息中,慢慢闭上了眼。
  这位沈家现任的掌舵人,所看所想远比别人要长远的多。他很了解柳家的那位家主,他们打了十几年的交道,沈千山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那是一匹擅于蛰伏的狼,一旦他发动攻击,那必将是致命的一击。或许,他们心中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件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再他们手中。仙门的怒火,他会一人受着。女儿犯下的错误,老子来扛。
  他见杨开修为一般,便叮嘱他晚上关好门窗,早些休息,莫要惹了风雨,伤了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