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浮生镜 > 第五十二章 绝壁

第五十二章 绝壁


  黑夜流逝,当天空开始泛起点点肚白,清晨到来,杨开从冥想中转醒,手掌虚握,感受着体内已经变得充沛的灵气,他的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弧度。
  一夜修炼,他终是将天道之骨内缓缓流散出的气息消化,丹田之内,灵气气旋稍微壮大了一些,阴阳太极图周游旋转中弥散出更为玄妙的气息,他的实力也精进了不少。
  “不能停留过久,还是要尽快走出这座棋巷才行!”
  杨开望向棋巷的帘幕大门,自语了一句,而后其不再拖沓,举步前行,离开了这个巷弄。
  幽长繁复的巷落之内,除了长长的坚硬墙壁以外,再没有其他多余的建筑,长靴踩踏在青石板铺就的地面上,亘古不变的冷清而单调。
  旭日初现,一点点在天空攀升,不知不觉便已到中午,杨开穿行过一个个长条棋巷,身型矫健,一路不停。在经过某个棋巷之时,杨开的身影驻足停下,凝视着墙壁上的壁画。
  他之前带着曲灵绡在棋巷内奔逃,倒是没太注意墙壁上居然还有这东西。那壁画杨开并不陌生,正是他昨日与卫垒相斗之时,那突然从墙壁里窜出来的异兽。异兽的样子栩栩如生,细看这下,杨开发现这异兽长着狮头鹿角,张开的大眼狰狞而猩红,它通体呈鲜艳的红色,身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鳞片,与传说中所描述的麒麟的样子十分相似。
  看得久了,杨开突然感觉到异兽那怒睁的大眼似乎动了一下,整只异兽仿佛活过来一般,要从这壁画中跳出。这一发现立马令杨开吓了一跳,他赶忙往后跳了一步,拉开距离。
  这异兽昨日差点就害得他命丧黄泉,他可不敢再去招惹它了。想到此处,他就欲离开,远离这危险之地。就在此时,杨开腰间悬配的那块青色玉佩突然有阵阵灼热的气息散出,然后牵引着杨开朝着那幅壁画靠近。
  “嗯?有情况!”
  杨开略微有些讶异,上次异兽突然地消失也是与这枚玉佩有关,如今竟然自动牵引着他往墙壁靠近,看来这玉佩确实与异兽有着某些特殊的关联。
  杨开将玉佩取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再度朝着壁画靠近,他将玉佩放在异兽壁画边轻晃了晃,玉佩上突然涌现出强烈的青光,与此同时,异兽壁画似乎有所感应,身上也泛起了一阵血红的光芒,而后异兽的身体竟然从墙壁上虚化出来,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杨开发出一句无声的嘶吼,那股凶戾的气息,令得杨开的身体忍不住哆嗦颤抖了一下。
  玉佩的青光照射在异兽虚幻的身体之上,异兽狰狞地眼中居然浮现出一阵迷茫的感觉,然后它庞大的身躯开始一点点地消散,化作一道绯红之气,隐没在玉佩之中。
  杨开仔细打量着那块青色玉佩,发现玉佩的色泽似乎变得更加莹润,上面那条用金线镶刻的金龙,此刻也更加灵动了一些。
  “难道这东西真是个活的?”杨开不禁猜测到。
  作为曾经的仙门弟子,他对符兽这种东西也是有所听闻的,若是他没猜错的话,墙壁上的这只像麒麟一样的异兽似乎就是一只符兽,被修者以符文之力封印在墙壁中,在某些情况下就会被激发出来。而他手中这块玉佩,说不定是一件符宝,而且品阶绝对不低,上面这条以金线镶刻的金龙,难道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真龙?
  想到这里,杨开忍不住倒吸了口气,望向这块玉佩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些忌惮与敬畏。那可是真龙啊,每一条真龙实力都是可以与神境强者比肩的存在,传说在诸神的纪元,龙是所有真神们专用的异兽,它们沾染了神的气息,早已脱离了异兽的范畴,被列为神兽,与妖和兽区分开来。
  不过在诸神纪元结束之后,龙族也逐渐的消失湮灭,数千年来修真界更是罕见真龙的身影。
  “异兽之间可以通过互相吞噬来壮大自身,莫非刚才就是玉佩内金龙异兽吞噬了墙壁上的麒麟异兽?”
  杨开若有所思地道。可是这符宝我不知道该怎么用啊,那个可恶的陈襄,连开启这符宝的咒语都没告诉我,到如今却只能望宝山而兴叹!
  懊恼的摇了摇头,在玉佩气息的牵引之下,他又将另外几面墙壁上的异兽壁画给吸收了进去,然后将玉佩重又悬挂回腰间,继续着他迷巷捉迷藏之旅。
  再度奔波了一天,入夜之时,杨开已经快要将这座棋巷穿梭完毕,此刻的位置已经临近棋巷的尽头,离最终出口所在,大概还有七、八个巷子的距离,当然,若是运气不好的话,这七、八个巷子也有可能花费他许久的时间,不过这些杨开并不知道。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鼹鼠一般,见到洞口就钻,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远,迷棋巷的进度已经完成了多少。好在他心中有一个大致的方向感,尽力朝着西边奔走,距离出口应该不会有什么偏差。
  “还好,这一路行来没有再遇到卫垒那个瘟神,我离出口应该不会太远了。蓝绝宗,小爷我就是要带着这宝物远走高飞,看你能怎样!”
  杨开不屑的哼唧了一声,他发现那几道一直注视着他,若有若无的气息在今日好像尽数消失了,那些大人物难道放弃了对这件东西的想法?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之前释放出那道剑影的举动惊动了他们,令他们藏得更为隐蔽,毕竟那等强者若是有意要隐蔽,他一个凝气修者也确实发现不了。
  “禁忌之地,这座棋巷似乎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嘛!”
  杨开略微有些得意的勾了勾嘴角,这座棋巷的主要危险应该就是那随机出现墙壁大门以及墙壁上的异兽,这才是困杀凝气修者的关键。不过只要保持冷静,不被这变化诡异的东门搞得心态爆炸,要走到出口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前提是拥有那块神奇玉佩的情况下!杨开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他抬眼望了一下天空,星光隐没,圆月依旧高悬。
  “又是一个晴朗的夜晚!”杨开忍不住感叹道。
  不过他可没有那个时间和闲心去欣赏这幅夜景,他自一处南向开口的巷落里走入,举步朝着西向的开口墙壁走去。
  “轰!”
  刚走到一半,一道石门落下的声响便传入杨开的耳中,他前行的身体瞬间一僵,瞳孔忍不住收缩了一下。
  在杨开的视线尽头,原本西面墙壁上开口的大门此刻已经轰然落下,在大门的前方,一道身影出现在那里,他此刻眼神有些阴恻,平日里那股冷静淡然的气质早已消失全无。任谁在这变幻不断的棋巷内重复波折地走了这么久恐怕都会变成这样,卫垒自然也不例外。
  他此刻散乱着头发,气息有些紊乱,一身白色的衣裳有条条碎布垂落,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抓破了。他和杨开一样,在棋巷内奔波了两天,却是十分不幸地遭遇了墙壁上的符兽,两次。这两次他都是拼尽全力才在符兽的爪牙下死里逃生,耗费了他许多的保命法宝。能活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迷棋巷会有“凝气以下,入之必死”的禁忌之称了,那随时可能出现的符兽,根本不是任何一个凝气境界的修者可以对付的。
  除了有些懊悔于自己一时脑热冲动闯入这棋巷之外,他心中还有着对于杨开更为深刻入骨的仇恨,若不是杨开,他又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所以他已经暗暗发誓,不管杨开是否已经逃出这座棋巷,待自己出去之后,就是遍寻南界,搜魂祭骨,也要找到他,将其折磨至死。
  于是当卫垒走入这条棋巷,看到了前方的杨开之后,他有些灰暗的眼神终于涌上了一抹强烈的光彩,那是一种猎人碰到追寻已久的猎物的兴奋,一种变态的快感,他似乎已经看到杨开在自己手下慢慢死亡的场景,于是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似乎很不走运,我们又见面了!”
  杨开眉头微微皱起,虽然面前的卫垒看上去很狼狈,气息也有些紊乱,但对方的实力摆在那里,凝气九层还是凝气九层,依旧难以抗衡。
  杨开下意识的望向四处的墙壁,想看一下出口所在,这一看之后,他眉头立马深深皱起,眼神更是有些凝重。因为他发现,四面墙壁上此时没有一处洞开的门,水银帘幕消散,墙壁无缝衔合,整个空间除了上方,已然完全封闭。
  “怎么会这样?”杨开低低地喃喃道。
  卫垒此刻也发现了这条棋巷的异常,但是他眼中的兴奋之色却是更加浓郁,
  “看来你的运气不仅是差,而是差到了极点,这次连老天都不帮你了,哈哈哈!”
  “难道是这座棋巷的隐藏关卡?”杨开眼神闪烁,若有所思。看来这座棋巷并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啊,四面封闭,说不定还有什么别的花样。
  卫垒可没再给杨开思索的时间,他的身影刹那疾驰,转眼便冲到杨开身边,灵气积聚,握掌成拳,毫不迟疑地朝着杨开的面门狠狠砸去,汹涌的气势带起风声啸啸,这一次,他绝不会再给杨开逃脱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