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浮生镜 > 第三十章 仙门的凭据

第三十章 仙门的凭据


  夜幕升起,浓厚的乌云攀上夜空,大雨瓢泼而落,安逸的小城瞬间笼罩在风雨之中。
  “无根小城,却得如此天缘。根浅势弱,福厚身薄,此为幸,亦为命!”
  无定城城墙下,一个身穿浅灰色衣袍的俊雅男人望着城头叹道。他摇了摇头,就着夜色缓缓走入城内。
  天雨降落在他的周身,却是诡异的凝固在空中,待得他走过之后,才恢复原样,好像那人走过的地方,连空间都为之凝结......
  无定城南面,有一座威严森阔的府邸,高墙黛瓦,玉阶朱门,高悬的楠木制匾额上,苍劲有力地书着“沈府”两个大字。
  华灯初上,沈府之内灯火通明。卫垒立于沈府的侯客厅内,目光游转,漫自欣赏着厅内的壁画。
  他奉师命而来,一路风尘,在黄昏时候入城,稍一打听之后,便得知了沈府的方位,不敢停歇,终于在傍晚时分来到此处。
  不一会儿,从厅外走来一名身穿华服的中年男子,他浓眉如墨,面容硬朗,每一步落下,都自有一番威仪。
  “仙使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还望仙使莫要见怪!”
  虽是自责的话语,语气中却并无半分谦恭之意,男子双手负于身后,淡淡地道。此人正是无定城内第一大家沈家的家主,修为已经达到了入境境界的沈千山。
  卫垒转过身来,朝着沈千山作了一揖,
  “蓝绝宗卫垒,见过沈家主!”
  见过他的模样之后,沈千山威严地眼眸中稍微有了一丝动容,他有些惊讶于对方竟如此年少,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修为已经到了凝气九层,而且只身入府毫无惧色,仙门弟子,果真气度不凡!
  他缓缓走上主位,右手指了指下方,示意卫垒坐下,然后问道,
  “少侠不远千里,光临寒舍,不知所为何事?”
  “在下奉师门之命,来此向沈家主求一样东西!”卫垒答道。
  “哦,是何物件,竟能让得仙门亲自派人来取?”沈千山轻抿了一口桌上的茶水,淡淡地道。
  “一个月前,贵府在无定河边拾起的那样东西!”
  沈千山握着茶杯的手轻颤了颤,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神色却是如常,轻笑道,
  “呵呵,老夫实在不知少侠所说的是何物件。那无定河我倒是常去,捡的都是些沙土砾石之类的腌臢事物,仙门若是喜欢,我这就着人去寻一箩筐来,送予少侠,也算是我沈家对仙门的一点心意了!”
  “家主不必与在下装糊涂,蓝绝宗若无确切的消息,绝不会贸然找上门来,家主可莫要因为一时意气,而闹得双方不快,这对你小小的沈家而言,并无半点好处!”
  卫垒见他装傻,也就不再客套,直截了当地说道。
  沈千山面色一沉,威严的目光扫视着卫垒,沉声道,
  “先不说老夫是否有此物件,就算是有,那也是我沈家的东西,仙门,又凭什么向我索取?”
  “天地奇物,能者居之。此处隶属我蓝绝宗地界,出现的宝物,自然也是归我蓝绝宗所有,就算你们得到了,那也是暂为保管而已。我仙门的实力,便是凭据!”
  卫垒直视着他,一脸傲然地说道。
  沈千山蓦地从位置上站起,一身入境境界的修为轰然散开,朝着下方的卫垒压迫而去,
  “呵,暂为保管!好一个霸道的蓝绝宗!你刚才说实力便是凭据,那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一个区区凝气境界的修者,只身而来,又是凭什么敢在我面前如此大放厥词!”
  卫垒踉跄着后退了两步,面色有些苍白,一个入境强者的威压,他抵抗起来也是十分的艰难。不过身为仙门弟子,这种场面他还是罩得住的,
  “在下虽不才,却也不敢托大,此番前来,是随同师叔一起。师叔途中遇到好友前去拜会叨扰,着我先行前来,他老人家不日便会赶到。家主也可趁着这几日好好回想一下,看是否有遗漏过此物!”
  卫垒强忍着身上如山海般沉重的灵气威压,开口说道。
  沈千山眼神闪烁,身上的威压却是没有丝毫的减弱,仍是毫不客气地压迫在卫垒的身上。
  卫垒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慌乱之色,他立马补充道,
  “师叔道号纪尘子,是我蓝绝宗蓝凌峰峰主的师弟,如今修为已经到了第四境后期!”
  在听到第四境后期这几个字后,沈千山的脸庞有了一丝触动,而后那如潮水般的威压便逐渐散去,他从主位上走下,径直朝着门外走去,不再去看卫垒一眼。
  卫垒如释重负般出了口气,耳旁突然传来沈千山略带嘲讽的语气,
  “敝府狭小,容不得仙使大架,仙使还请自寻宝地安歇吧!”
  ......
  客栈房间之内,杨开站在窗前听雨,当有湿冷的风钻入衣领,他便最喜欢这样的时刻。
  夜雨最能拨动人心,人们喜欢在雨夜杀人,无定河边传来修者的砍杀声,刀剑相向,生死相拼。他想再过一会便会有人死去,折落的刀剑插入泥土,无定河便成了天地的大墓。
  杨开落塌的房间西面,步行不过几百步的距离,便是那条环城而走的无定河。亘古流淌的河水滔滔而走,中心处深不见底,蜿蜒曲折如龙蛇逶迤,这条绵延了不知多少万里的大河,早在无定城建立以前便已然存在。
  
  不知所起,不知所终。
  城内修者们口口相传,说无定河是一条被诅咒过的河流,每逢初七以及十五两日,所有亡故于河边的尸首都会离奇的消失,任你实力通天,道法通玄,掘地七尺都无法找见。
  而正是有赖于这一奇异的现象,无定河也成了城内修者们绝佳的斗争场所,所有暗藏于黑暗里见不得光上不得台的事情,都会在这里得到解决,若是在争斗中不幸陨落,也不至于会成为孤魂野鬼,尸体躺在河边,自有这滔滔的大河为其收尸。想来曾经鱼龙混杂的无定城,发展到今日一家独大的局面,这无定河边少不了那些无辜死去的冤魂。
  下午投店之时,店家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杨开聊着这些,并且嘱咐他晚上关好门窗,莫要沾惹了门外的风雨。杨开自然是不愿意惹事的,所以在看了一会之后,他便关好门窗,躺在床榻上准备休息。
  风雨敲窗,夜阑人静,漫天的大雨并未将修者们的嘶喊声淹尽,反而在夜晚中传得愈发清晰。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任谁都无法安然入睡,所以在第二天一早醒来之时,杨开的脸上犹有倦容。
  他本以为在有人烟的城市里,不用担心山林内的豺狼山鬼,可以安心的睡上一觉,可谁曾想这俗世的争斗,较之于荒山的野兽,更加令人提心吊胆。
  草草地洗漱了一下,杨开便开始计划起自己的行程,他需要在这座城市逗留一些时日,采买购置一些物品,然后再找个僻静点的地方,好生修炼一番。
  虽说他有心为死去的仙门杨开讨回公道,但他现在修为实在太低,若贸然前往仙门,能不能到的了青遥宗还是两说,就算是到了,失去了以往修行天赋和实力的他,宗内的那些长老,还会相信于他么?毕竟弱者,是没有话语权的!
  所以在修为没有提升之前,还不能操之过急。而且想要洗刷冤屈,有一个地方,他必须亲自前往取证,而那个地方,正是魔宫的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