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浮生镜 > 第二十六章 我去哪,你去哪!

第二十六章 我去哪,你去哪!


  栖云山百里外的小丘上,离离青草爬满了山坡,傍晚的风带着初春的湿气,拂过离乱的山岗,泥土变得松软潮湿。天野就像沉落在一块幽蓝色的湖泊里,昏沉而晦暗。
  身穿紫色衣裙的少女被轻轻放在草坡上,草尖凝着夜露,娇臀上传来的冰凉触感让她好看的眉头微皱了下,她下意识的抱紧膝盖,扑闪着大眼睛怯怯地望着眼前的白衣身影。
  涯背对着她,将狭长雪白的剑鞘环抱在胸前,晚风吹起他的衣袍,飞扬的衣角在寒风中多了一丝萧瑟。
  “谢....谢谢你救了我!”
  许久之后,韩宝儿语带颤音开口说道。
  夜野春寒,她揉了揉两袖薄薄的春衫,俏脸紧贴着膝盖,把自己蜷成一只小刺猬。
  男人转过身来,他走到韩宝儿身边,半蹲着慢慢把脸靠近她,冷漠的问道,
  “他是谁?”
  男人的脸庞好似一块化不开的寒冰,说话的气息拍打在她的脸上,却比这春夜的风还冷。
  韩宝儿把身子往后缩了缩,生涩而又胆怯的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他...是谁?”
  很显然,韩宝儿并不知道涯口中的“他”指的的是哪个“他”。
  “杀了一整府凡人的那个人,他是谁?”
  涯又问了一遍,那双如同深渊般的眼睛中慢慢涌上一抹猩红。
  韩宝儿有些害怕,不敢去看他。她把头埋在膝盖里,不停地摇着。
  “幻梦空间里,只有你见过他,他...是..谁?”
  涯的声音里带着冰冷的杀意,咬着牙一字一顿道。
  若非是因为这女孩的突然闯入,干扰了幻梦空间,他才不会出手,救下这个毫不相干的女孩。如今韩宝儿却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心底的愤怒让他不可遏制的起了杀意。
  韩宝儿娇躯轻颤了颤,片刻之后,传出女孩低低的啜泣声。
  毕竟还只是一名十七岁的少女,未谙世事,在感受到身前男子那股冰冷的杀意之后,她不由得害怕的哭出声来。
  “说啊,这世界上只有你见过他,告诉我,他到底是谁?”
  深埋于心的仇恨蒙蔽了涯的眼睛,他抽出鞘里的长剑,冰冷的剑锋贴在女孩白皙赛雪的脖颈间,愤怒的吼道。
  “我....不知道,我也不是....故意...要进入你的梦境,我只是....看见过,但我又.....不认识他。”
  女孩颤巍巍的哽咽道,她抬起臻首,眼角的泪水滴落到带血的剑锋上,剑上开出了一朵泣血的小花。
  心底有什么东西微微触动了一下,涯望着脸上梨花带雨的女孩,眼中的猩红之色一点点褪去,他收回剑,缓缓地站起身,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那股冷漠。
  “画下来!”
  过了一会,涯开口说道。他转身背对着哭泣的女孩,声音中听不出悲喜。
  “什么?”
  韩宝儿抽了抽鼻子,然后抬起衣袖抹了抹哭花的小脸,不解地道。
  涯没有多说什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块画板和一只笔,放在女孩身前。
  韩宝儿将画板拿起,她望着在夜色中有些模糊的男人背影,小心而又怯怯的说道,“夜太黑了,看不清!”
  此时天野俱静,残月高悬,空旷的山头上,男人抬眼望着天上闪着黯黯光辉的星子,身体有些僵硬。
  “走!”
  他只往后丢了一个字,便径直地往前走去。
  韩宝儿抿了抿嘴,从地上站起,抱着画板跟了上去。
  ...............
  山洞内燃起了一团篝火,黑暗被驱散开来,涯靠在洞壁上,低垂着眼睑望着怀中的长剑,身上的寒冷与生俱来。
  “画!”
  涯仍是只说了一个字。
  韩宝儿长长的睫毛轻颤了颤,隔着升腾的篝火,她看不到对面男人的表情。
  火光照射在他的身上,墙壁上投射出涯的影子,这个如冰石般漠然的男人,连影子都显得那么孤单。
  “你,就是那个小男孩吗?”
  韩宝儿突然鼓起勇气问道。
  每个男人在成长为大人之前,都曾是一个小男孩。韩宝儿问的这个问题,似乎毫无意义。不过她知道,他能听懂。
  涯侧对着她,把脑袋枕在洞壁上,没有开口,也没有回头。火堆还在噼啪的烧着,山洞里顿时变得沉默。
  “你为什么要找那个人,难道你觉得他..”
  韩宝儿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她看到涯已经转过头来,那对幽深冰寒的眸子就那么盯着她。
  她感觉那双眼中漆黑的瞳仁似乎要分裂开来,就像她在幻梦空间里看到的,小男孩放下死去的阿婆时,那个眼神似乎和现在是一样的。
  从脚到头升腾起的寒意让她不敢再多言,她提起笔,细细的狼毫点在洁白的画板上,笔尖还有着淡淡的墨香。
  可她却又突然顿住了,那张白嫩的小脸慢慢涨的通红,在火光的照耀下,像是一颗熟透的苹果。
  她低敛着眉眼,用眼角的余光偷瞟着他,发出的声音细若蚊蝇。
  “我不会画画!”
  男人挥手便把那堆篝火熄灭,韩宝儿立马惊叫出声,她下意识的将那张画板紧紧环抱在胸前,身子向着后面的墙壁缩了缩。
  洞内瞬间安静的落针可闻。
  许久之后,男人认命般的闭上眼。
  韩宝儿心惊胆战的坐在对面,黑暗无边无际,将她完全吞没,心底的害怕与恐惧正在一点点的放大。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他像只冷漠的孤狼,她却是一只受惊的小兔。
  他怕对面那个男人突然对她做出点什么来,所以她不敢出声,也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涯并没有其他的想法,他只是习惯了黑暗,把火熄灭只不过是想要回到那个令他安心舒适的环境。
  要经过怎样的苦难,才能习惯这黑暗与孤独?
  .......
  天方破晓,旭日东升,阳光照射进浅窄的山洞,洞口新生的苔藓铺上了一层细碎的金黄。
  韩宝儿悠悠转醒,昨夜她一直内心惴惴,害怕得不敢睡着,直到半夜方才支撑不住,昏昏的睡了过去。
  她眼角四下撇了撇,并没有看到涯的身影,莫非那人丢下自己独自走了?
  晃了晃还有些倦怠的脑袋,韩宝儿迷糊的走到洞口,涯站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看着朝阳穿过云层,一点点的上升,幽黑的眸子中染上一层黄金般的光芒。
  这个男人一直就是这样么,在黑暗中仰望着光明的影子?
  韩宝儿内心想道。
  涯收回目光,他看了韩宝儿一眼,转头的一瞬重又回复了往昔的冷漠。
  “画下来,或者....”
  直白而又单调,涯丢下这句话,便自顾地往前走去。
  “我不会画画!”
  韩宝儿跟上他,急道。
  走在前面的男人置若罔闻。
  “你到底要怎样啊,我真不会画画,而且也不认识他!”
  韩宝儿都快哭了,涯依旧不理不睬。
  “你刚才说或者,或者什么呀?”
  韩宝儿蹦到他身旁问道。
  “或者你放我回宗门,等回去之后,我就让师尊用秘法,把那个人的样子给拓印下来,到时候我在把它交给你?”
  “我是仙门紫云宗的弟子,你要是不相信我,怕我反悔,我可以给你一样东西,你到时拿着这样东西去紫竹山找我就行了!”
  “紫竹山你知道吧,就是宝镜城北面最高的那座山峰。宝镜城你总不会不知道吧?”
  “你放心吧,我韩宝儿最讲信用了,到时候肯定会把画像给你送过去的!”
  .............
  一夜的相处下来,韩宝儿发现涯除了冷漠一点,不太爱说话之外,其实也还算是个靠谱的人。而且在幻梦空间内见过他小时候悲惨的样子,韩宝儿的心中多少泛起一些怜悯之心。更何况,眼前的男人,还救过她的命。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明明昨晚还担惊受怕要死要活的,天亮之后便又回复本性,在人前叽叽喳喳。
  “喂,你到底要怎样嘛?或者什么,你倒是说呀,跟个木头一样,一声不吭的!”
  独自说了半天之后,韩宝儿终于忍不住了,她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跟在后面说了一大堆,眼前的人却跟没听见一样,任谁都会发火的。
  涯突然停下来,转过头看着她。
  韩宝儿差点一头撞了上去,她刚要发作,便看到他那双幽黑的眸子冷冷地盯着她,心底没来由的一阵心虚,小声地说道,
  “你....想干嘛?”
  “或者跟着我找到他,我去哪,你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