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浮生镜 > 第二十四章 笼罩世界的哀伤

第二十四章 笼罩世界的哀伤


  “你该醒了!”
  长久的沉默之后,那道声音又开始在杨开的耳畔响起。
  “去做你该做的事,走完你该走的路,哪怕...”,那声音停顿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
  喉咙里似乎梗着什么东西,杨开好想开口问一句“你是谁”,可是他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醒来吧!”
  那声音又说了一遍,这句话似乎带着某种魔力一般,杨开昏沉的眼皮一点点的抬起,慢慢睁开了一道缝隙,一个模糊的背影映在他的瞳孔之中。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袍子,背对着杨开,长发披散在肩上,一股化不开的寂寥缭绕在他的周身,世界似乎笼罩在一片哀伤之中。
  杨开努力睁开自己的眼睛,想要再看的清楚一些,可随着他眼睛的睁开,那道身影却逐渐变得虚幻,直到最后杨开完全睁眼,那道身影也消失不见。
  两行泪滴从杨开的眼角流下,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流泪,好像是那道身影的哀伤之意感染了他,让他的内心生了触动,起了共鸣,有了哀伤。
  他还未来得及体会那种哀伤的情绪,一抬头就看到天空中那只化作冰雕的庞然巨兽,一股森森的寒意弥漫在他的心头。他眼珠一转,便看到一道身穿白衣的身影划过天空,他双手之间躺着一个穿着紫色衣裙的女孩,韩宝儿愣愣的被他横抱在身前,此时温顺的像只兔子。
  杨开一眼就认出那道白衣身影,那种令人为之心颤的冰寒,除了前几日在山顶遇到的那个怪人还能有谁?不过韩宝儿为何会在他的手中,难不成这个刁蛮的小丫头惹到了这个怪人?空中的那只冰雕巨兽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那道诡异的,如同一只竖立的妖眼一般的漆黑洞孔,杨开在看到它时,心底没来由得生出一股厌恶之感。
  那个白衣怪人自然不会跟他解释什么,他横抱着韩宝儿划过天际,转眼便不见踪影。一旁的余愿拼命的想要从地上起来追赶过去,奈何体内伤势太重,还没起身便“哇”的一口鲜血喷出,摔倒在地,急怒攻心之下,昏了过去。
  杨开立马跑过去将他扶起,用灵气大致探查了一下,然后将几粒丹药塞入余愿嘴中。他也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些什么状况,余愿丹田受损,脏腑受创,体内的灵气几乎耗尽了。
  韩宝儿似乎是被那个怪人给抓了去,不然余愿也不会表现得如此的激动。那怪人实力深不可测,想要从他手上抢人基本上没戏了。不过那人应该不是什么嗜杀之人,不然现在悬崖上的几人估计没人还能活着,所以韩宝儿应该暂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稍微想了想,杨开决定先把余愿带回山洞修养一番,一切的事情,还得等他醒过来才能问个明白。
  曲灵绡不知何时也从幻梦空间中醒了过来。与初见时相比,曲灵绡清丽的眸子中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地迷雾,原本英气的眉间此刻却挂上了一缕挥之不去的愁绪,当她看到杨开之后,眼中涌现出浓浓的复杂之色....
  她走了过来,却没有丝毫要帮忙的意思,她只是深深地看了杨开一眼,没说一句话,有些怅然的独自下山去了。
  杨开呆怔了片刻!
  就这么走了?好歹你两都是仙门弟子,还互相认识,眼见着他就这么昏过去了,都不过来帮帮忙,搭把手的吗?那个什么韩师兄的面子现在不好使了?
  真是个狠心的女人,还神神叨叨的,杨开忍不住腹诽道。
  他甩了甩头,转身把余愿背在身上,此刻已近傍晚,天边隐约有着星子闪耀,山顶的雾气早已消耗的差不多了,栖云山大雾终是彻底结束。这一年一度的云山大雾,因为此次变故,以后也将不复存在。
  当然,杨开并不知道这一点,在这里修行了几日,他只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气旋壮大了不少,那淡金色的灵气颜色更深了一些,照这个情况,再好好冥想打坐几天,他应该就能够进入凝气二层,这令得他有些小小的激动。
  而且,这次雾气中的修行,似乎还得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收获,他下意识的摸了摸无名指上的储物戒指,眼角有着一缕兴奋之色。
  将余愿背起,杨开突然抬起头盯着悬崖上空那只诡异的妖眼漩涡,它的周身被一团团黑气所包围缭绕着,看上去阴森诡异,杨开越看越觉得厌烦,心中升腾起一股恶心之意。
  “呸!”
  终于,在凝望良久之后,他朝着那只漩涡之眼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将心中的恶心之感尽数吐出,畅快不少之后,背着余愿走下山去。
  在杨开离去后不久,妖眼漩涡却突然开始缓缓转动,将半空中那只被冻成了冰雕的巨兽给卷了进去,而后那妖眼漩涡也逐渐在空中消失。
  山风吹起,带走所有的痕迹,云卷云舒,天地依然。
  杨开背着余愿回到山洞,将他安置在自己铺设好的草席之上,略微犹豫了一下,他缓缓运转自己体内的黑白灵气,右手之上一道乳白色的灵气出现,他将灵气送入余愿体内。
  灵气入体,一缕缕盎然的生机缭绕在余愿的身体,那原本已经被巨兽震碎的脏府被缓缓的修复着,好在这伤没有触及心脉,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在达到中境以前,修者的身体若是没有经过特殊的训练,其强度差不多和凡人是一样的,若是伤及心脉、大脑等要害处,同样是会死去。只有修为到了中境,灵力足以唤醒灵魂之时,灵魂才可独立于身体而存活。
  杨开缓缓将灵气撤出,余愿的修为高出他太多,丹田所受到的创伤他无能为力,若非他的生死灵气中蕴含着极强的生机,有着很好的治愈能力的话,面对着余愿的伤势他根本就束手无策。现在他能够做的都已经做了,只能帮到这里,想要完全治愈,还得靠余愿自己醒来,吸纳灵气,自我疗伤。
  不过他之前与巨兽大战,消耗的念力和灵气太多,此刻精神之海匮乏,灵气几乎消耗殆尽,与杨开当时冲击凝气境结束之后的状态差不多,不休息个三天两夜,怕是醒不过来了。
  在给余愿疗伤之后,杨开便坐到一个角落里,看着手中的储物戒指,琢磨起来。在进入幻梦空间之前,杨开清晰的感觉到,那些雾晶兽被他脑海的念力风暴抹杀之后,有一部分化作白色晶点涌入到了杨开的储物戒指之中,准确的说,是涌入到了那个木盒之内。
  一想到那个木盒,杨开不禁感到有些火热。他念力慢慢探入戒指中,发现此时的木盒已经与铜镜分离开了。之前缭绕在铜镜周边的,那些残存的千年玄冰寒气此刻似乎也已经消失了。见此情况,杨开心头大喜,他将木盒拿出来,准备打开来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什么宝贝。
  余愿此刻灵气空乏,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所以杨开倒不怕他发现自己身怀异宝。而且就算他醒来,以自己这几日跟他相处来看,他也不是什么见利起意之辈,更何况自己刚才还帮他疗伤呢,好歹他也要承自己这点恩情吧。
  杨开小心地将木盒打开,木盒之内,是一个约莫鸽子蛋大小的蚕蛹。蚕蛹结在玉盒的一个角落,层层包裹,晶莹如玉。
  杨开盯着蚕蛹看了好半晌,依旧看不出什么门道。就在杨开疑惑之时,那蚕蛹突然开始慢慢的破裂,雪白的茧一层层剥落,慢慢从里面探出一个只有小指大小的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