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浮生镜 > 第十九章 老人与小孩

第十九章 老人与小孩


  画面再转,寒来暑往,春夏交替。
  婴儿逐渐长成了一个小男孩,只是由于他一眼双瞳,长相奇特,看上去十分的吓人,所以村里的孩子都一直排挤和欺负他,不愿跟他玩。小男孩每次看到别的孩子在一起玩耍,他都很想过去,却又不敢,只能躲在角落里,远远的看着。
  这时有其他的小孩看到他,就会捡起小石头砸他,石头砸在他的身上,很疼很疼,他也不躲,只是用手护住脑袋,任由他们砸着。一双眼中四个瞳仁,尽是胆怯和渴望,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参与到孩童们的游戏中去,和他们一起玩耍。
  从那个男人把他丢弃在府外之后,他就再没有哭过。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人默默的躲在角落里,背影哀伤而孤独。
  每次男孩带着满身的伤痕回到那个小破窑,阿婆都会一脸心疼的抱着他,然后用她自己采摘调配的草药,小心而缓慢地替他处理伤口,伤口依然很疼很疼,小男孩只是看着阿婆,傻傻的笑着。
  黄昏时分,他们会端着饭碗坐在门口,看着夕阳西下,夜幕低垂,星空绚烂而耀眼,老人眼中带着沧桑,男孩轻声说着梦呓.....
  那一年村子里闹饥荒,天逢大旱,颗粒无收。
  老人与小男孩依旧住在小破窑内。
  阿婆已是面黄肌瘦,骨瘦如柴。她守在一口锅前,锅内煮着粥,那粥十分的稀薄,基本上与白水无异。小男孩从外面回来,身上背着一个竹篓,竹篓内是他今天挖到的野菜。
  “阿婆,给!”
  小男孩把竹篓递给阿婆,阿婆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拍去小男孩身上的灰尘,然后将竹篓内的野菜倒入锅中,野菜漂浮在滚烫的水中。
  汤煮好了,阿婆拿出两个有些破旧的瓷碗,盛了两碗野菜汤,和小孩在破窑内开心地喝着。
  饥荒越来越严重,村子里饿殍遍地,人们竞相易子而食。
  那一天,小男孩一脸沮丧地背着空空的竹篓回来,外面能吃的东西早已被挖的干净,根本什么都找不到了。
  因为没有找到食物,他们就着昨天剩下的菜汤,又烧了一锅水,就这么撑着。这样过了两天,小男孩肚子实在太饿了,婆孙二人躺在土炕上,早已十分虚弱。
  老人知道这样下去,两人都会饿死。她艰难的从炕上坐起,在那面土炕下拿出一个绣花布囊,布囊里装着一颗明艳的珠子,她十分珍惜的揉搓着这枚珠子。
  老人素来清俭,这颗明珠,是她珍藏了一生的礼物。她本想着等小男孩长大了便将珠子给他,送予他心爱的姑娘,只是如今却不得不提前拿出来了!
  她轻轻拍了拍快要饿昏过去的小男孩,拉着他走出了小破窑。
  老人想把明珠当了,看能不能换点吃的。可她哪里知道,饥荒时期,颗粒如金,人们自己尚无粮米裹腹,又哪来的粮食售卖。
  刚走了一会,他们就在乡道上看到几个人扭打在一起,老人赶紧拉着小男孩躲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不一会儿,那几个人打完了,只留下一个骨瘦如柴的年轻人,他从死去的某个人手中拿过一个用纸包好的烧饼,眼中露出兴奋地光芒,他张开嘴巴,一口还没咬下,便倒了下去,力尽而亡。
  老人拉着小孩从墙角走出,来到那几个人身边。他们此刻都已经饿的头昏眼花了,老人拿过那张烧饼,带着小孩躲到一个小巷子里,然后把整张饼递给小男孩。小男孩早已饿惨了,他接过烧饼,刚想咬下去,却停了下来。他把烧饼掰成两半,递给阿婆一半。
  阿婆宠溺的摸了摸孩子的脑袋,把那半块烧饼退还给小孩。小孩又把烧饼递给阿婆,阿婆笑着摇摇头,依旧退还给他。
  “阿婆不要,我也不吃!”小男孩倔强的说道。
  阿婆拗不过小男孩,只得接过。
  小巷中突然走过来一个中年男人,他看着巷子里正在啃烧饼的婆孙两人,早已饿得无神的眼中蓦地泛起贪婪的光芒。
  他一把抢过小男孩手上的半块烧饼,狼吞虎咽起来。小男孩反应过来,扑上去想把烧饼抢回来,却被他一把推开,摔倒在地。
  小男孩爬起来,又想冲过去,却被老人拉住。她对着小男孩摇了摇头,把自己手中的那块烧饼塞到男孩手上,示意他赶紧吃。然后带着小男孩就要离开。
  那中年男人吃完手中那一半烧饼,眼见两人要走,狞笑一声,再次一把把小男孩手上的烧饼抢走。
  两次被抢走手中的烧饼,小男孩自然不肯依,他用尽全力跳起来扑倒那个男人身上想把烧饼抢回来。可一个八岁的小孩哪里抢得过一个成年的男子,他再一次被男人甩飞,砸在地面上,嘴角有鲜血溢出。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小男孩居然再次挣扎着起来,他双眼通红,稚嫩的小脸上因为愤怒而显得格外扭曲。倔强如他,竟又想冲过去。
  老人立马拉住他,可这次小男孩却不肯听他的,挣开阿婆的手又要冲过去。阿婆挡到他面前,示意她去把那块烧饼要回来。小男孩摇头,他担心婆婆会受到伤害。可是阿婆的眼神却很坚决,不容反对。
  小男孩没有名字,阿婆从没告诉过他关于他的身世。因为阿婆是个哑巴,她不会说话。
  她走到中年男人身边,拉了拉他的手,然后很是珍惜的从身上掏出布囊,取出里面的明艳珠子递给他,又指了指男人手中烧饼。她的意思很明显,她想用手上的珠子换男人手中的那半块烧饼。
  中年男人一把抢过珠子,放到眼前看了许久,似乎发现这枚明珠挺好,能换几个钱,于是开心地大笑起来。
  阿婆又拉了拉中年男人的衣襟,中年男人将手中的烧饼递了过去,阿婆嘴角露出笑意,颤抖着伸出手接过。
  那只苍老的手伸到半空,眼看就要够到那半块烧饼了,却终究再也没能递出去。中年男子一脚踹出,踢在阿婆本就行将就木的枯瘦身体上,阿婆瘦小的身子立马飞了出去,本就干枯的身体涌出大片鲜血,染红了老人乌青的布袍,在地上不住的痉挛着。
  小男孩立马跑过去扶起阿婆,阿婆看着小男孩,脸上露出无限的慈爱与不舍,她拼命的抬起自己的手掌,想在临死之前再摸一下她心爱的孙儿的脸庞,可那只手最终却停在半空中,无力的垂下。
  阿婆死了,死在自己的眼前,眼泪从小男孩的眼角流出,流过脸颊,滴落到阿婆的脸上。如果老人还有直觉的话,那一定能感觉到,那滴泪,很冰很凉。
  那是小男孩这一生唯一的一次落泪。
  他小心的将阿婆放下,猩红的眸子中有野兽般的光芒在闪亮,他一步步的走向那个中年男人,宛若初生的幼虎走向一只凶恶的贪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