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浮生镜 > 第一章 仙门弃徒

第一章 仙门弃徒


  “青宜峰弟子杨开,勾结魔教,与魔宫妖女暗通款曲,致使宗门行动失利,我派至宝丢失,罪孽深重,即日起逐出山门,废其修为,此生不得再入仙门!”
  青遥宗巍峨的山门之内,一道宛如神灵审判的威严声音回荡在整个宗门之中,瞬间传遍宗内每个角落。原本安静的宗门立刻变得嘈杂,宗门弟子在听到这道宣告之后,纷纷开始议论起来!
  ........
  “杨开师兄身为青宜峰首徒,平日为人向来坦荡正直,不曾想竟会做出此等事情来!”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想不到连杨开师兄这样的人物也泥足深陷,哎,真是可惜了这样一个天骄之辈啊!”
  青遥宗宗门之内,几名身穿道服的年轻弟子边走边有些惋惜地道。
  ........
  “哼,杨开身为青宜峰峰子,却不知自爱,与魔宫之人勾结苟合,致使我青遥宗蒙羞,此事之后,我青遥宗在仙门之中又该多一个笑柄了!”
  “那杨开仗着自己修为高强,资质上佳,向来自视甚高,又何曾把宗门师长放在眼中,今日有此下场,皆是咎由自取!”
  ...........
  “杨开师兄真是太糊涂了,这不是让其他峰的人笑话我们青宜峰么,哎,我倒是没什么,就是苦了二师姐呀!”
  “什么杨开师兄,他就是一个畜生,自取其辱不说,还丢我们青宜峰的脸,亏我平日里还对他尊敬有加,呸..”
  “逐出仙门实在太便宜他了,这样的人就该直接乱剑砍死!”
  .........
  永存人心的劣根性,与生俱来,人们喜欢看到高贵的事物陨落,然后开始惋惜,质疑,侮辱,咒骂....
  种种评判如同浓墨倾洒,迅速扩散在空气中,澄澈的天空慢慢有了乌云。
  仙门不落雨,青山罕见云。
  青遥宗刑罚殿内,一男子披头散发的跪在大殿之中,原本素净的白色衣裳已是破败不堪,他低垂着脑袋,双眼无神的看着地面,嘴中喃喃着念叨着什么。
  此人正是此刻宗门议论的焦点,刚刚被废弃了全身修为的杨开。
  “杨开,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刑罚殿大殿之上,灰袍老者双手负于身后,望着那跪在自己面前,有些失魂落魄的杨开,开口问道。
  “不可能的,不是这样的,不可能的,不是这样的....”
  而对于老者的问话,杨开却浑然未听见一般,依旧低着头跪在那里,嘴中不停的重复着这两句话。
  灰袍老者见他这般模样,不由得低低地叹息了一声。
  谁能想到,昔日在宗门之内如日中天的天之骄子,哪怕是在仙门九宗也足以称得上是修道天才的风云人物,竟会落到如此地步?
  “既然如此,执法弟子,带他出去,逐出青遥宗!”
  灰袍老者虽然心有惋惜,奈何宗门规矩如此,他身为刑法殿执事,也只能无奈执行。他身后两名执法弟子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走了出来,便要将杨开带下去。
  “等一下,松鹤长老,还请手下留情!”
  不过就在此时,刑法殿外突然闯进来一名女子,她跑到杨开身前,像守护自己最珍惜的宝物一般,张开双手将杨开护在身后,将那两名执法弟子给阻拦了下来。
  灰袍老者眼神复杂的看着这突然闯进来的女子。
  依他的脾性,若换做以往,有人竟敢如此胆大妄为的闯进来阻碍刑罚殿办事,早就被他叉出去一顿棍棒伺候了,可是此时此女,却让得他有些不忍!
  “念念,此事是宗门长老和各峰峰主共同商议后的处理结果,你再如何阻拦,也是无济于事的!”
  松鹤长老叹息道,
  “更何况他都已经和那魔教妖女……哎,他这样待你,你又何苦如此呢?你看看他现在这个样子,道心已毁,道念已崩,哪还有半点仙门弟子的样子?”
  “他如何待我,是我俩的事,我自会解决。可处罚之事尚有诸多疑点,师傅他又外出未归,我身为青宜峰的二师姐,在这种时候,绝不允许有人妄加责罚我峰弟子。”
  名为念念的女子回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杨开,通红的双眼中立刻涌现出浓浓的悲痛之色,不过她依旧语气坚定地开口,漂亮的脸上满是决绝!
  “胡闹,此事已由宗门长老亲自审定,何来妄加责罚之说,我知你对他情深意重,但事实如此,你勉强不来的!”松鹤长老正色道。
  杨开与柳念念皆是青遥宗内的天骄之辈,二人自小一起修行,情深意厚,在外人看来乃是真正的天作之合,神仙眷侣,甚至宗门之内也大有给二人指婚的意向。
  可谁曾想世事无常,人心难测,竟发生了这档子事,当真是造化弄人……
  “柳念念,此事乃是宗门决策,并不是你一个人可以改变的,若再不退下,别怪老夫按宗门规矩处置了!”松鹤长老怒喝道。
  不过,对于松鹤长老这语气严厉的言辞,柳念念却并未有丝毫的退缩,她柔弱的身躯依旧坚定的站在杨开身前,玉手轻张,银牙紧咬,微扬的俏脸之上满是倔强!
  “哼!”松鹤长老冷哼一声,拂袖一挥,柳念念的身体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大殿之外倒飞出去,摔倒在地。
  她挣扎着想起身,可身体却像是被无数根细线缠绕住,根本动弹不得!
  两名执法弟子立刻上前,抓着杨开走出大殿,便要将其逐出宗去。
  柳念念眼看着他们将杨开带走,一双秋水般清丽的眸子中立刻噙满了水花,她流着泪朝着杨开大喊道,
  “师兄,你说句话呀!我相信这一切都不是你做的,你跟长老们说清楚,为自己辩解几句啊,师兄!”
  然而,对于旁边女子歇斯底里的喊话,杨开却依旧像未曾听到一般,仍是低着头不停地喃喃着那两句话,“不可能的,不是这样的...”
  青遥宗山门的天空之上,早有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间,风雨大作。
  柳念念绝望地看着那两名执法弟子带着杨开渐渐走出她的视线,风雨声将她的呼喊吞没,那面对着执法长老都未曾有丝毫动摇的身躯,却被这雨滴吹打得摇摇欲坠。
  一柄油伞悄然出现在柳念念头顶,一名身着白衣的俊美男子走到柳念念身边,为她遮住了头顶的风雨。
  柳念念抬起头,在看到这名男子之后,原本暗淡的眼中忽得涌现出一丝光彩,她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对着眼前的男子说道,
  “云飞,快,快点追上那两名执法弟子,拦住他们,一定要将师兄救下来!”
  李云飞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人,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怜惜和心疼之色,他温柔的对着柳念念开口道,
  “师姐,师兄的事是宗内长老们亲自审查的,光靠你我二人根本无力回天,你这些天为了师兄的事在宗门内四处奔走,到处求人,你身为青遥宗的天之娇女,为了师兄做得已经够多了!你听我的,我们等师傅回来,到时候有师傅为师兄作主,师兄他一定会没事的!”
  “来不及得,算师姐求你了,你赶快去把师兄救下来,千万不能让他们把师兄逐出仙门去!”柳念念哀求道。
  “师姐...你这又是何苦呢!”李云飞叹道。
  “快呀,李云飞,你今天要是不去,以后就不要再认我这个师姐了,你我从此互不相干!”柳念念气急地吼道。
  李云飞在听到她这句话之后,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幻不定,有愤怒,有心痛,有恐惧,有怜惜.....不过当他看到柳念念眼中那一抹哀求和无助时,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坚定起来
  他向着柳念念重重的点了点头,施法将油伞定在她上空,为她遮挡头顶的风雨后,身形一闪便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