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五神图:收复 > 0040 对手戏

0040 对手戏


  “哼!算你还说了句人话。”骆云川又转了个身,走到那杯盏边蹲了下去仔细观察着。
  “你看,这酒盏是空的,附近没有任何液体。”随后又起身指着桌上道:“这人的嘴角倒是有一大滩酒痕,不难看出,他是因为引用‘火云酿’过猛才导致的爆体而亡,这都没有任何悬念。”
  骆云川倨傲地抬头看着那掌柜地,明明是那掌柜的身材更高大些,骆云川硬是要让对方体会一下,什么叫被蔑视的视线。
  掌柜的听了骆云川的话,笑着拍着手道:“果然是骆小将军,名不虚传,今日一见,真是让廖某大开眼界,小将军说得没错,这都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去,派个人通知张侍郎,就说他家公子因为偷喝一杯为张侍郎祝寿的火云酿,导致酒效过猛,爆体而亡,问问张侍郎家,那空酒盏他们还要吗?”
  虽然是空酒盏,但上面多少还沾了些火云酿的,廖掌柜故意把火云酿抬出来,为的就是让张侍郎分散注意力。
  死了的儿子和残存的火云酿,他更在乎哪个?
  “感谢骆小将军为廖某解决了一桩大麻烦,那眼下还有第二件事,还请骆小将军为在下解惑。”
  “说来听听。”骆云川就知道,这廖掌柜肯定没有这么容易放过他。
  “之前我们万俟商行的紫色火焰球熄灭的时候,你也在场,你知道出手的人是谁吗?”
  “什么?”骆云川像是完全不知道廖掌柜在说什么的样子,一副惊奇,转而又似乎在回忆什么一般,“你是说刚才火球熄灭是人为的?”
  廖掌柜看了骆云川好一会儿,似乎是在探究,他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的。
  “听说骆小将军前几日喜得绿色火种,恭喜恭喜啊。”
  这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一是在试探骆云川,是不是真的在回忆之前火焰球熄灭的场景,二是想知道这消息的准确性,以及骆云川目前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啊,嗯,凌老头给的。”
  骆云川状似还在沉思,口中“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句。
  哼,比演戏,还怕他们不成?
  拥有现世记忆的骆云川,看过多少部电视剧,又看过多少部宫斗剧,这些“表演”,照猫画虎,都是小儿科了。
  廖掌柜在心中点了点头,这么说来,确实和坊间传言一致,便也放下了几丝防备。
  “这个位置,应该就是之前,那红色火焰发出的位置附近。”
  廖掌柜在窗户附近观望了一下,对身后的潘大人道:“速速去查,如果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联,张公子只是饮酒过量导致的死亡,那便只差红色火焰之人,如果张公子也是那人杀害的,那刚才商行里,就一定有红色火种之人!”
  张公子是什么火种廖掌柜没有什么兴趣,但轩辕鸿卓的黄色火种他是知道的。
  能够在轩辕鸿卓眼皮子底下杀了张公子的,想也不用想,对方一定是拥有红色火焰之人!
  只是,现在骆云川在这里,轩辕鸿卓不方便现身。
  倒不是轩辕鸿卓怕骆云川,但廖掌柜还是让轩辕鸿卓先躲起来了。
  轩辕鸿卓这一颗棋子,还不到暴露的时候。
  “掌柜的,你倒是个办大事的,那本将军就不打扰你了,今天好歹还在中秋佳节期间,这难得的聚会,本将军还是要去参与参与的。”
  “来人,送骆小将军。”廖掌柜这次倒是没有勉强,派了个人带着骆云川从后门走了出去,那人说是把骆云川送到街上就返回了,但骆云川知道,自己从城中区走到城东区,那人都一直跟在他身后。
  看来,今天的潆都客栈是去不成了。
  骆云川又在街上逛了几圈,觉得实在无聊,买了一些小物件,就回了将军府。
  那人见骆云川从将军府的正门进去了,才回到万俟商行,把骆云川走后的行程都汇报给了廖掌柜。
  “这么说来,他真的是出来逛街的?”廖掌柜靠在椅背上揉着眉心。
  他在万俟商行做了那么多年的掌柜,像今天这样的事情确实还是第一次遇见。
  他们万俟商行不说在火之国排名第一,但这背后的势力千丝万缕,当今火之国,敢在他万俟商行的地盘上撒野的人,真的还是第一次遇见。
  那个拥有红色火焰的人,到底会是谁呢。
  “给我等着!你最好别被我抓到!”
  骆云川走了这么一大圈,确实也有些累,而且今天的目的也没有完成,有些小遗憾。
  再想到轩辕鸿卓的意外出现,也就是说,自己前脚踏出将军府,轩辕鸿卓没多久也离开了。
  但那个姜雨星呢?他们两个在将军府里,可都是和连体婴儿没什么区别的,就没有见他们有一个人单独出现的情况,这是……
  骆云川觉得事情不太对劲,想了想还是冲到了那两人住的院子。
  那两人是住在一个院子里的,轩辕鸿卓是主屋,而姜雨星则是安排在次屋并没有去和仆人挤仆人房。
  “开门!叫轩辕鸿卓给我出来!”骆云川恨恨地踹了一脚院门,对里头大喊道:“真当本将军是这么好欺负的?偷东西偷到我院子里来了!”
  “小少爷,这么晚了,您过来找轩辕少爷吗?”骆云川没想到,里面还真有仆人出来了,而那仆人骆云川看着似乎有点眼生。
  而且这种说话的语气,骆云川可是第一次在轩辕鸿卓的仆人里看到。
  以往哪一次,那些仆人不是随他们的主人一样,使劲地“咬”着他不放的,骆云川哪里在轩辕鸿卓这里,见过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仆人了?
  “轩辕鸿卓呢?叫他给我出来!本将军倒要问问他,我们将军府给他的东西还少吗?偷东西竟然偷到我院子里来了!”
  “哎呀,小少爷,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轩辕少爷怎么会偷您的东西呢?
  现下轩辕少爷已经睡了,您看,等明天天亮,再请轩辕少爷,亲自去您哪里解释清楚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