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二十章 埋伏

第二百二十章 埋伏


  宋穆根据这请帖上面的说法,一路往着西边走去,沿途还被这宽阔的城池弄的有些眼花缭乱,连问了几个路人,拐了好几条路,似乎才总算找对了方向。
  但是此刻入目之处的房屋却是要老旧破败不少,街上行人也大多面黄肌瘦,许多人的衣服上还打着补丁,神情也多是没什么活力。
  西城因为距离江边较远,也难以繁华,于是渐渐的变成了穷苦百姓的聚集地。
  宋穆看着这情况也顿时皱了皱眉头,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难道竟然住在此处?
  带着几分疑惑,宋穆又和几个路人重新确认了一下位置,得了个大概的方向,走进了一条胡同之中。
  这逼仄胡同之中更是每个人影,周遭的房屋更是破败不堪,看起来也无人居住,宋穆见到这情况顿时停下了脚步。
  而这时候,宋穆突然发现旁边一个院落门口,一个灰发老头穿着短衣,正坐在破烂院子的门槛前抽着烟袋,那烟杆在对方的一番操弄下,周遭顿时飘起阵阵烟尘,宋穆抿了抿嘴,上前向着对方拱手。
  “这位老人家,请问此处可有一位叫画菊先生的老人家?”
  “啊,你说他啊,就是前面那个院子,你推门进去就是嘞。”
  对方抬起头,满是皱纹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伸手指了指旁边。
  宋穆笑着点头拱手,然后便往着那边而去,。
  而来到那门口,见到是个极为破败的院子,而且看着院内满是积满灰尘的杂物,一点不像是有人生活的痕迹,宋穆顿时停住了脚步。
  不过下一刻,身后猛然传来一道巨力,宋穆甚至没有察觉到,便立刻被推了进去。
  宋穆一个趔趄在院中稳住身形,下一刻那破烂木门便突然关上,与此同时,周遭围墙外突然跳入几个大汉。
  那一个个身宽体旁,面目凶狠,却都不怀好意的看着宋穆。
  “你们是谁?”
  宋穆当下面色冷峻,沉声说道,此刻目光扫过这些人,这些人各个都是极为凶悍健硕,而且凶神恶煞,看起来便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而这时候旁边又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我们是谁公子就不用知道了,只不过请公子在与我们走一趟,待上个几日,待到乡试过了,到时候自然让公子安全回去。”
  宋穆扭头,发现这说话的竟然就是刚刚那个抽着旱烟袋的老者。
  当下宋穆也是狠狠的皱了皱眉头,目光戒备的看着这几人,沉声说道。
  “你们既然知道我是谁,那就应该也知道我的实力。”
  那老者听闻当下竟然嘿嘿的笑了笑,脸上的皱纹几乎要挤在一起了,当下只是说道。
  “公子这么说倒是过于自信了,公子不过是个秀才,说来在下这些人,每一个都是秀才境界。”
  对方这么说着,周遭那几个汉子便都立刻放出几道气息,那气息涌出,宋穆脸色顿时变了样。
  这些人,竟然全部都是秀才境界。
  而且看来实力还不弱。
  宋穆强行镇定,当下脚下步伐却是飞快,此刻退入院中,往着那旁边的围墙上一蹬。
  下一刻宋穆几乎就要出去,却是突然发现一道奇异的屏障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顿时弹了回来。
  宋穆面色一惊,那老者却是不废话,与周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当下几个人便冲了上来。
  “公子还是不要挣扎为好,老头子说话还是算话的。”
  对方这般说道,那些汉子已经四处朝着宋穆抓来,可是下一刻,他们却是突然见到宋穆的手中多了几张文纸。
  文纸碎裂,周遭立刻升腾起一圈圈的火圈,那升腾的剧烈火焰顿时挡住了这些家伙。
  而这些人也没有多做迟疑,当下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也纷纷施展出文纸。
  文纸碎裂,各种各样的攻击很快便笼罩了宋穆,宋穆沉声厉喝。
  “你们也颇为大胆!在这城中使用文力,只是顷刻便会被他人知晓!”
  那老者听闻却是哈哈笑了两声,当下很是有些得意的说道。
  “放心,老夫早就想到了,如今你在城西,这里本就荒凉僻静,寻常人可不愿意到这里来。”
  “再说了,你以为老夫只是个没用的老头子吗?”
  这么说着,宋穆却是突然感觉周遭的天地有了几分变换,当下也是瞳孔萎缩,联想到刚刚自己被莫名其妙的挡了回来。
  “你……你也会异境?”
  宋穆一时荡开几个人的攻击,带着几分诧异的问道。
  那老头却是嘿嘿笑了两声不答话。
  “你们给我快一点,今日务必要把他弄到城外去!”
  老头转而对几个手下大声说着,那些人的攻击就顿时猛烈了几分,那绚烂的攻击几乎是在瞬间便将宋穆周身彻底的包裹。
  宋穆临危不惧,此刻手中动作不停,顷刻长剑在手。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一张诗词文纸迅速的燃烧,那正在攻击的几个汉子便见到宋穆那手中突然出现一把锐利的长剑,当下个个眼有异色,手上的动作也是更重了几分。
  “滚!”
  宋穆大喝一声,那手中的长剑突然散发出剧烈的光芒,道道剑芒层出不穷,顿时向着四周激射而去。
  这是提学大人给自己的一张进士文纸,其中蕴含着一道剑气,威能堪比举人一击。
  几个汉子见到这情况也是纷纷惊呼,当下一个个连忙后退。
  而宋穆手中却是再次挽出多个剑花,周身的文力此刻层层涤荡而出,配合那剑芒扫向四方。
  虽然经脉深处还会隐隐传来撕裂感,但是此刻宋穆深陷危局,不得不冒险一试,将自己的境界全面打开。
  “怎么可能,你……你竟然是秀才甲上境界!”
  有人惊呼了一声,却发现宋穆扫来的剑芒十分的凌厉,当下应接不暇,被直接扫落。
  其他人见到这情况,脸上的表情便也是惊讶不已。
  那老者此刻也是往前两步,猛然伸手接下一道剑芒,深陷皱纹之中的眼睛瞪大了几分。
  “小辈如此天赋异禀?才十八岁竟然就有了这等本事?”
  老头这般说了一声,当下手中也捻起了一张文纸,文纸燃烧,融入地面,然后一道光芒剧烈的闪动。
  那拱起的土地立刻朝着宋穆而来,在宋穆应接不暇的时候已经到了宋穆的脚下。
  下一刻察觉到不妙的宋穆却是发现自己竟然跑不出去了。
  一道土墙哗然出现,然后在下一刻便将宋穆完全的包裹在其中。
  而随即,又有好几道土墙此刻升起,然后不断的覆盖包裹了宋穆。
  只是顷刻,院中已经安静了下来。
  “这家伙可是真厉害!”
  其中一个汉子此刻看着被剑芒割出口子的衣服开口说道,老头却是走上前几步,当下脸上的神色沉着,手中再次打出一道文力往着地面而去。
  
  “看来他们给我们说的有误,这家伙竟然有这等实力,哪里是秀才能处理的。”
  “所幸我跟过来了,不然今日却要出大问题。”
  老头这么说着,那土墙此刻却还是在不断的涌动,片刻之后,宋穆的身形再次从这土墙之中缓缓露出,只不过躯干四肢已经被死死束缚住,只留下头颅暴露在外。
  宋穆正睁大着凌厉的眸子看着对方。
  此刻面前这个老头的身上,散发出来的,竟然是举人的气息。
  那气息虽然有些杂乱,但是依然惊人。
  宋穆心中巨震,听着对方的话语,当下喝问了一句。
  “究竟是谁让你们来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