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神奇医术师兄妹 > 第七章 柴老爷

第七章 柴老爷


  君术在紫雪身上到了和师傅世时极为似的现。君术显留到,在他师傅七窍血而亡时的面容非奇怪,非淡漠,这淡漠不像一般人的面无,而是像雕塑,被人刻上一样。
  而在紫雪身上,君术也不时到似的,唯一的区是紫雪的问要轻微一,给一点时间缓存又可以恢复。
  “小雪的问上可以确是个黑袍人造成的,黑袍人对师傅和小雪施了同样的秘术,是主要作用在师傅身上,以师傅当就承受不住了,小雪,小雪……”君术越推测越忧心如焚。
  “到小雪不会也像师傅一样吧!”
  到这样的结局,君术立马冲出书房找紫雪,可是才到了院子脚步又慢了下来。
  “不行,我不能这样子找小雪,了不一承受了,何况这还是我的猜测。”
  君术冷静下来,又用的步伐找紫雪,来和时一样沉稳。
  ……
  “小雪,小雪。”君术找到紫雪时,又一现淡漠,静而少动,让君术识到比中的更严几分。
  “嗯,君术哥哥,我,我又迷糊过了。”紫雪识清醒也发生了什。
  “小雪不怕,我一会治的。”
  “嗯。”紫雪轻轻点头,信君术的同时也像给自己信心。
  “小雪,师傅留下的书对这种症状记录比较少,我们要出找办了。”君术没敢说师傅留的书中没用任何关内容。
  “哪里?”
  “青木县,到县里肯有办,我记师傅曾经说过有个姓柴的大官致仕,就在县里居,我们就县里找柴老爷。”君术刚才的打算跟紫雪说了。
  “听君术哥哥的。”紫雪低声说,时的像个受伤的小鹿,柔弱可怜,让人怜惜。
  “,现在收拾一下,我们今就出发。”
  君术觉已经不能耽误了,行动上也变有火急火燎的,和日里的沉稳差甚远。
  在君术说完,紫雪抬头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应了一声,是绪更低落了一点。
  君术的行动快,必要的东西收拾一下就带着紫雪出发了。
  ……
  从石头镇到青木县没有远,是为交不方便,以一般靠步行,普人走上大半就可以走完,而练功人可以快一点。
  于君术两人出发时已经过了午时,上紫雪现在的状态不适全力赶,以没能在入夜赶到青木县,上又没有住宿的地方,能在野找个干燥的地方应付一晚。
  燃一个小小的火堆,偶尔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更衬出夜里山林的寂静,橘黄色的火光照耀在君术和紫雪两人身上,增添了一丝温暖。
  君术和紫雪挨而坐,如不考虑他们脸上的愁容,可以说是非宁静美,可是他们心中有自的忧思,场面有沉闷。
  “君术哥哥,我害怕。”紫雪忽脑袋靠到君术怀里,有声音低沉地说。
  紫雪不是傻子,东西可以猜到,刚开始可能不害怕,可是时间长了,了,慢慢地就会恐惧。
  君术抱紧一,用肯的语气安慰:“不用怕,到了青木县就了。”
  “君术哥哥,我是不是会死?”
  听到紫雪这毫无绪伏地说出这句话,君术心中一紧,被惊到了:“小雪为什会有这样的,肯不会有的!”
  “君术哥哥,不用骗我了,我已经感觉到我越来越难以清醒了,说不什时候我就会像爷爷一样死。”
  “小雪,我肯不会让有的。”
  君术说认真,是紫雪像没有听到,自顾自地说着的东西。
  “君术哥哥,我爷爷了。”
  “嗯,师傅会保佑我们的,我也会一陪着的。”
  “我刚刚在,如爷爷没有死,过几年他肯是让我们成亲的,我也喜欢跟君术哥哥在一,要是能够这样子发该。”
  君术了,这个可能非大,而且这样子也没什不,他和小雪的处来就比较亲密,用右手轻轻拍了拍紫雪,没有说话。
  “君术哥哥,也喜欢和我在一吗?”
  紫雪这回不像刚才无无动作的说话,而是仰头,双眼睁大大,注视着君术的眼睛问。而且比刚才低沉无波动的声音,这句话又饱含着感。
  “当,除了小雪我谁不喜欢!”
  君术抱着紫雪的手稍稍大了一点力气,双眼迎着紫雪的目光,目光真挚。
  紫雪开心地笑了。
  “我和君术哥哥在一,是我可能要陪伴爷爷了,如我死了,君术哥哥不要为我报仇,要开心地着。”
  “小雪乖,有我在,不会有的,要乖乖听话,不要胡思乱,治病我还要娶呢。”
  紫雪听到君术的回答眉毛微微弯,嘴上露出一丝开心的笑容,脑袋在君术怀里拱了拱,脸更贴紧他的胸膛,心中的憧憬让有羞涩,闭上眼睛靠着君术没有说话。
  闭上眼睛没一会,紫雪感觉自己又一识与身产生疏离感,对界的感逐渐减弱,像身不再属于自己。像有一层迷雾笼罩,的识围困在一处。
  “嗯,这是哪里?”紫雪有奇怪。
  到了某个临界点,紫雪感觉自己的识又慢慢地变,没有迷糊和深陷迷障的感觉。可是识变却发现问不简单。
  “喂,这里是什地方?”
  “君术哥哥在哪里?”
  ……。
  身边白茫茫一片,像一层薄薄的轻烟,里面没有任何生息。紫雪无措地大喊,希望可以感受到界的,可是喊完什变也没有,就连声音的回声也没有。
  紫雪喊累发现,的识应该是和身完全分离了,识处的地方不是哪里,不分方,没有中心,往哪里走,走到哪里是一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