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我回生产队当队长 > 第246章 山里的宝贝可真不少

第246章 山里的宝贝可真不少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燃文小说“我回生产队当队长()”查找最新章节!
  “前面没路了呀!小老大你看!一眼就能望到头儿了,就小溪的那岸还有点土地,这边……你看你看,都是石壁了呀!那岸上的楸树林估计也该到头儿了,看不多远了呢?有了石头,树就长不成了!”
  王铁又不想往前走了。
  小五率先向前奔去,边走边回头喊:“‘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懂不?不走到尽头,清楚地看到确实无路可走了,都不能相信前面是绝路!走!走到头儿看看!”
  “对!小老大有见识!我跟上去!老铁!你要磨蹭的话,待会儿要是找不到我们,你可别哭啊!”
  “切!俺哭啥哭!在这荒山野谷里,你们是能上天还是能入地?”
  “上天不一定能,但入地可是有可能的哦!”
  说完撒腿就跑,追小五去了!两天多了,翻山越岭的,随聪居然不仅没被累垮,还精神着呢!还能跑着来个前击步撂个橛子呢!
  随聪紧跟着小五又向前走了一段路,王铁一个人在后面都快落下百米了,还抽着烟慢慢腾腾地迈着八字步走呢!
  就在小五和随聪两人快要走到溪岸尽头时,突然就看见了右边石壁上有个大石缝,石缝的两边儿石棱还是错开的,一边比另一边向外凸出好多。
  这凸出的一边正好是小五他们走来的这一边,远看,真的是什么也看不出来,不走到跟前都发现不了这条路。
  石缝正好能走过去一个人,只要不是大胖子,基本上都能过去。小五站在溪水边儿,往前看,根据指南针的标示,前为北,右边石缝为东,开口向西,左边楸木溪就是自北向南流的,然后稍微转个弯儿,流入了大周水河里。
  小五和随聪都有文人的一点潜质,凡事容易慨叹!这时候看到楸木溪这边,是东岸,到这里被石壁阻断,只有溪水从壁下流着,而三四米宽的溪流对岸,还是土地,长着茂密的紫楸树。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啊!没有楸木溪就没有楸树林,可是没有这石壁石山,也不能有楸树林啊!”
  随聪的慨叹让小五清醒过来,说了句“说啥绕口令呢?走了!”于是,两人从石缝里走了进去。
  哇!走出有三米就这样的石缝,然后是约三十米的大洞,好像是自带了露天窗的洞,因为里面仍然很亮。
  “哈哈!这里的石洞有特点,个性!洞里都是带光线的,都是‘筛子顶’洞!”随聪又没忘记发表慨叹!
  出洞后豁然开朗。又是一个高一阶层的山谷,这里的“谷上谷”还真名副其实。这个高山谷面积不大,不超过1千平方米。三面环山峰,一面就是西面,对的正是楸木林,中间隔着清清地溪流,溪水里的石块星罗棋布。
  “老随!这谷地里的草很少,地面不是石头,但很硬,而溪水里的石块都是不动的,完全不似南方溪水里的鹅卵石,这是个什么情况?”
  听小五一说,随聪在谷地上跺跺,硬!走到溪水边的石块上,蹲身一看,大叫道:“脚窝儿子!……乖乖!这要踩多久、多大劲儿才能把石头踩出脚印子来?”
  “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踩的!既不规整,也不深,这是扛或抬着重物踩出来的,还是许多人很多遍地走才能踩踏出来的!”
  两人踩着凸出水面的大石块很轻易地就走到了对岸的楸树林子里。小五可是知道,再过三十多年后,这样的紫楸木材价格是相当昂贵的,虽然比不上红木、楠木等,但也是名贵品种之列了!
  “山里的宝贝还是真不少的啊!”小五正思考着,就听见随聪喊他。
  “啊!小老大!这一大片怎么光有小树苗了?一棵大点的楸树都没有了呢?”往里一走,随聪很快就发现问题了。
  小五已经发现罢了,没说出来而已!回头看着随说:“还有必要大惊小怪吗?这是被砍伐掉了!往里走走再看看!”
  两人往里又走了有上百米,都是这样的小树苗,再走一段终于看到了大树,有大树的地方密度猛然增加了数倍,人已经很难挤进去了。
  “这就明显是砍伐与没砍伐的地方的不同了!咱们出去找找被砍伐掉的楸木都运到哪里去了?那石缝显然不是运输道!”
  小五的话音刚落,随聪便竖起耳朵听了听说:“小老大!你听,老铁真的带着哭腔在喊咱们!”
  “小老大——老随——这这这是掉到哪个地洞里了呀!人没了,叫俺可咋整……”果然是王铁那大嗓门又是粗腔调在喊,一边喊叫着还一边自己嘟囔着。
  “呵呵呵……我说别急哭了他个傻大个儿,还真叫我给一语言中了。他是真没有独立能力,出不了家门的!哎!小老大,你忘没忘记咱们第一趟去南方买水产植物种子时,老铁就哭过?呵呵!喊着自己摸不到家了!忘没?”
  经过随聪这么一提醒,小五也想了起来,还真有这么回事!于是,两人赶紧出去与王铁会合,不然,这个傻大个儿敢哭着一个人跑回去喊人再来找!
  “老铁!咋样?我说你找不到我们会哭的,没错吧?”
  一出树林子,随聪就喊上了,正好王铁站在谷地中间焦急地转圈圈儿呢!
  “谁哭了?沙土迷了眼!俺就是担心你俩被老虎给吃了,俺这不是大声喊叫,想着也能把老虎什么的给吓跑了嘛!”
  跑到溪边与小五、随聪两人会合时,王铁还抹着大牛眼呢!嘴里也不承认哭过。
  “老铁!你咋从石缝里挤过来的呢?”小五示意坐下来歇会儿,抽支烟,问王铁道。
  “俺正着走,走不过来,就举着包扁着身体往里挤,挤呀挤呀就过来了,把俺的衣裳都差一点刮破。小老大!你又找到宝贝没有?”
  “我说老铁,你现在很缺钱吗?咋满脑子里想着弄钱呢?”随聪插话问道。
  “俺是既比不了小老大,也比不上你随校长!你们都是大款,就说你老随吧,虽然还不是大款,但两个人拿工资,还都是官儿,那票子‘哗哗’地往你们家里流。
  俺们家娃多,又都上学了,挣的钱也不少了,但也不禁花。所以不想钱咋办?小老大恁多钱,还拼命挣呢!”
  “谁拼命挣了?挣钱是肯定的,但谁也不能拼命挣!命没了,还要钱干什么?”
  “小老大!你说的那也不全对!没有钱,吃也吃不上、穿也穿不上,还让人瞧不起,那还要命干啥?”
  “嗯——还别说,老铁这话也有道理啊!小老大!那种古老的‘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思想,该改改了!这‘命’和‘钱’的问题,它应该是个辩证关系的啊!呵呵呵……老铁这家伙,这不也能整出深奥的道理来吗?”
  “那是!都叫俺傻大个儿,其实俺不傻!想当年,俺在部队里,那还当过班长呢!就代理几天,嘿嘿!人家又选掉俺了。俺敢保证那个小子当上班长是花钱请俺们班的几个破小子吸好烟了!”
  “呵呵呵……你拉倒吧!没有金刚钻,你就别想去揽过来瓷器活儿!不会游泳就别去埋怨毛长挂水草!”
  “哈哈哈……”随聪那机枪似的语速把小五也逗出大笑声了!关键是这货的口语运用得精炼哪!
  “饿了!小老大!咋吃?再吃素饼干,就都成和尚了!”小五看看王铁说:“嘁!牛肉罐头不是肉吗?想吃鲜肉,你去赶兔子,老随去生火,我去叉鱼!整到整不到可不好说。”
  我回生产队当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