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诡秘:外神竟是我自己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人在塔罗会就是为了让愚者装逼

第一百七十七章 人在塔罗会就是为了让愚者装逼

“这位是新的成员,世界先生,我的眷者。”
  
  愚者克莱恩悠然的介绍道,声音不急不缓。
  
  眷者?难道是击杀齐林格斯的那位天使?
  
  几乎是第一时间,倒吊人阿尔杰就想到了那位击杀了飓风中将齐林格斯,让圣斯内克大主教忌惮不已,已经基本确定是天使的愚者眷者,呼吸顿时急促了些。
  
  不过随即倒吊人阿尔杰就自己否定了那种可能。
  
  不,那种层次的眷者没必要参与塔罗会,这不能给祂带来什么好处。
  
  或许……这位是愚者的新眷者?
  
  倒吊人阿尔杰脑海中闪过一种可能,他深知神的眷者也不全是高序列大佬,虽然能成为神眷者的人未来成就高序列的概率不低,但序列不高时成为神眷者的也不是没有。
  
  而塔罗会成员的实力,除了一个战车至今让他搞不清楚外,作为一个老硬币,倒吊人这么久以来其实已经大致弄清楚了塔罗会其他人的序列层次,所以他不觉得一位天使或者高序列眷者,会来参加这种层次的聚会。
  
  在倒吊人阿尔杰的猜测中,他更偏向世界是一位中序列的非凡者,之所以加入塔罗会上就是为了借助塔罗会的资源成长,这也是愚者先生给予他的恩赐。
  
  不能武断……而且愚者眷者不止一位,高序列之下的也不见得只有一人,世界能够被愚者选入塔罗会足以证明愚者先生对他的看重。
  
  这或许是愚者先生近来最宠爱的眷者……倒吊人阿尔杰分析着,看世界的目光逐渐从“这是哪来的要跟我抢地位的妖艳贱货”,转变为“这是潜力股大佬我要不要报个大腿”。
  
  就很现实。
  
  什、什么?愚者先生的眷者?
  
  正义奥黛丽则连观众的状态都维持不住了,整个人又有些兴奋又有些好奇的看向世界。
  
  她当然知道愚者先生有眷者,甚至知道飓风中将齐林格斯就死在愚者先生的眷者手中。
  
  而如今愚者先生居然拉了祂的一位眷者入会?
  
  这会是击杀齐林格斯的那一位?
  
  又或者是愚者先生别的眷者。
  
  正义奥黛丽好奇的打理着世界先生,本能的运用自己观众途径的能力,透过“读”着对方的信息。
  
  唔,世界先生似乎是位情绪内敛,很少有肢体动作的先生,难道是那种习惯板着脸的绅士?
  
  他会是序列几呢?中序列?还是传说中半人半神的高序列强者?
  
  正义奥黛丽心中闪过种种猜测的同时,相当礼貌而主动的打了个招呼,“你好,世界先生。”
  
  她本来其实想喊眷者阁下,但考虑到这是在塔罗会上,正义奥黛丽还是决定以塔罗会的传统习惯称呼。
  
  “你好,正义小姐。”克莱恩操控着世界给予了回应,声音略有些嘶哑。
  
  其他人这时候自然也反应了过来,纷纷跟世界打起招呼,世界自然也一一回应,态度不算热情,但也谈不上冷淡。
  
  等所有人打完后招呼,塔罗会上一时间忽然安静了下去。
  
  咦?本周没有人有收集到新的罗塞尔日记吗?
  
  也不知道愚者先生会不会失望……
  
  因为上周没有参加非凡者聚会,所以没有收集到新的罗塞尔日记的正义奥黛丽左右看了看,见其他人没有一个有提交日记的打算后,不由看向青铜长桌上首的愚者先生,目光忽然一顿。
  
  因为她看到了一张牌,在愚者先生身前的桌面上,放了一张背面华为繁复而华丽的牌。
  
  这是正义奥黛丽之前所没有注意到的,毕竟刚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世界这位愚者眷者身上,连她也不例外。
  
  这会是什么牌?
  
  正义奥黛丽好奇心大起,不过因为没有足够的信息一时间自然还没有住亵渎之牌上猜。
  
  她随后下视线意识的瞄向倒吊人、战车、魔术师等人,就发现他们在此时也同样注意到了这张牌。
  
  唔,其他人的反应都很正常,疑惑而惊讶,他们应该也在猜测这是什么……咦,世界先生的反应不太一样啊,他好像一点都不好奇?
  
  难道世界先生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了吗?
  
  想想世界愚者眷者的身份,正义奥黛丽觉得这很有可能。
  
  而就在她考虑着要不要向愚者先生提问这张牌到底是什么,正义奥黛丽看见战车先生举起了手,这让她已经顿时一亮。
  
  “尊敬的愚者先生,我能否获知您桌面上的纸牌是什么?为此我愿意付出等价的,与密修会有关的情报。”
  
  本着“人在塔罗会就是要给愚者先生抬逼格”的理念,林若相当积极的举起手主动询问道。
  
  “可以,你是想要我单独告诉你答案,还是公布给所有人?”
  
  对于林若这突然的行为完全不意外的愚者克莱恩维持着脸上的微笑,嗓声低沉的道。
  
  ——虽然多了一个林若后,塔罗会成员分享情报积极了不少,但单独交流还是被愚者先生开发了出来,只是用得不多。
  
  “公布给所有人吧。”林若想都没想的说到,主动提问本来就是为了给愚者先生一个装逼的机会,他自然不会藏着掖着。
  
  而且以他在塔罗会上的人设,公布给所有人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此言一出塔罗会上其他人的耳朵顿时都竖了起来。
  
  愚者先生则微微点头,不紧不慢的道:
  
  “这是一张亵渎之牌,红祭祀牌。”
  
  “对应的序列9为猎人。”
  
  女神啊,这居然是亵渎之牌?
  
  正义奥黛丽感觉今天塔罗会上让她惊讶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对于亵渎之牌她当然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知道这是罗塞尔大帝制造的神奇卡牌,知道在传说中每一张亵渎之牌中都蕴含着一条神之途径。
  
  这岂不是意味着,我们塔罗会从此以后最起码都掌握着一条完整的神之途径了?
  
  好奇心得到满足的同时,正义奥黛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振奋。
  
  亵渎之牌……这居然是亵渎之牌!
  
  倒吊人阿尔杰则是身心都有些震动,作为一个非凡领域的老油条,他自然无比清楚亵渎之牌的价值。
  
  虽然这不是水手序列的对应牌,可愚者先生有一张亵渎之牌本身代表的含义,就让他颤栗。
  
  而且、而且愚者先生就这么随意的把它放在手边,好像这只是一张普通的卡牌……
  
  倒吊人阿尔杰越是思考,越是震撼,忍不住深深的低下了头。
  
  相比这两只,魔术师佛尔思和太阳戴里克此时则都有些懵逼。
  
  前者是神秘学知识掌握的不到家,虽然也听过亵渎之牌的传说,却对此没有一个真正的概念。
  
  后者则是因为身为神弃之地子民,根本从没有听说过亵渎之牌是什么。
  
  看着似乎很震惊的塔罗会其他人,太阳戴里克忍不住问道:“战车先生,什么是亵渎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