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雾都侦探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围捕

第三百四十三章 围捕

听闻有人愿意用三百万英镑价格收购总价值不到15万英镑的养老院,有什么阴谋吗?什么阳谋吗?镇长在审阅合同后,原本打算搁置,在了解具体情况后再做决定。律师告诉镇长,他只有20分钟时间考虑。镇长询问原因,律师说明是某个败家子的保镖团队太庞大,准备建立一个训练基地。签字后拿钱,三百万现金即刻到账。超过20分钟,免费赠送都不要,机会只有一次。有钱就是任性。·
  
  律师是大律师,很有名,能请他出面的案子,基本不可能是骗局。镇长离开办公室,紧急和外面办公人员商榷之后,回到办公室就把字签了,前后花费了五分钟时间。律师打电话,一分钟后三百万英镑入账。
  
  镇长立刻安排人员,开上各种车辆到养老院接人,跟随律师一起来的保安公司开了八辆车一起前往养老院,他们要保全养老院的资产。养老院内除人和私人物品之外,都属于养老院资产。镇上的警长当然也接到通知,带了自己的十多名下属也去了养老院,他们的作用目前只是维持秩序。
  
  有人用三百万英镑买养老院的事,签字结束后不到十分钟传遍整个镇,瞬间成为镇子的第一件大事。三百万不属于剑桥郡,和剑桥没有半毛钱关系,全部属于王德利伯小镇。没有镇民有意见,不过也有镇民猜测是不是养老院地下发现了黄金?假设真有黄金,对小镇来说仍旧是好事。
  
  梁袭登山的点派驻了两名探员,他们从望远镜看着两辆皮卡从养老院后门开到农场建筑中,皮卡下来四个人,农场建筑出来两个人,六个人将两辆皮卡上的东西搬运下车,送到半埋式指挥部中。探员呼叫:“货物送达。”
  
  手拽搜查令的刘真下令:“出发。”
  
  五架直升机一起升空朝农场扑腾而去,直升机临近农场时,警察厅行动部才接到反恐办公室的支援电话。助理总监立刻安排人从陆空两线赶赴农场。
  
  四架直升机在农场四边降落,刘真的直升机在农场上空盘旋,刘真用电子扩音器对下面喊话:“这里是伦敦警察厅反恐办公室,我们有农场搜查令,现在要对农场进行搜查。请所有人配合我们工作,不要到处走动,留在原地,谢谢。”
  
  当然不会配合,甲客和乙客从指挥所开出一辆看起来很牛的吉普朝外冲去,其他小弟各自上皮卡。他们希望借助警方没有车辆的劣势进行突围。而警察借助直升机掩护,先警告,然后开火,以清空弹匣为目标。一辆从直升机边冲过去的皮卡瞬间被打成筛子,向前再冲了几十米后,慢慢的停下来一动不动。
  
  不过警方低估了甲客和乙客,这两人乘坐的吉普车竟然安装了防弹钢板,连玻璃都是防弹的不说,轮胎也是特制轮胎。
  
  四口突击步枪打光弹匣后,警探只能眼睁睁看他们从直升机边驶过,冲出重围。刘真的直升机立刻盯上吉普车,呼叫行动部进行地面拦截。
  
  由于四面平原,行动部支援直升机已经到达上空,去剑桥郡只有一条路,也是死路。吉普车终于在距离农场15公里的道路上停了下来。两兄弟走出车辆,在刘真的喊话中,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后趴在地上。他们至今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警方会放弃传统突击手段,花三百万英镑来抓他们。这种手段实在太不讲武德了,他们考虑了种种可能,做出了各种应对方案,唯独没想到这个可能。
  
  ……
  
  证据确凿,辩无可辩。于是就不辩了。两兄弟一声不吭应对警方的审讯,他们的眼神很坚定,应对警察对他们来说如同家常便饭。和两兄弟一样,另外两名被捕的嫌疑人也持不吭声态度。不过,两名养老院涉案厨师很快就交代了犯罪事实。根据他们的供词,警方开始搜捕运输货物的人员,查封原材料仓库。
  
  可惜开口的人都不是骨干,知道全貌的,并且能直接指证南美粉枭的人都不开口。技术人员检查了这套设备,很廉价和简单的设备,简单到如同冲地瓜粉。加两勺地瓜粉,加一勺糖,用热水慢慢冲入,不停的搅拌,很快就能得到一杯浓浓的地瓜粉热饮。
  
  反过来说,如果不能确定幕后老板的身份,未来新的加工厂还会重新出现。因为人工、原料和设备的成本都太低了。
  
  梁袭向刘真提议,找昆塔谈谈。梁袭推测昆塔肯定要保护两兄弟,会开出一系列条件。但梁袭没想到昆塔的条件是:他把幕后老板带给刘真,刘真给两兄弟污点证人的身份。事后给他们安排新身份,让他们重新开始生活。
  
  刘真笑了,这怎么可能?为了南美的一名罪犯,要自己放过本国的两名重刑犯?即使确定幕后老板的身份,也未必动得了人家。
  
  昆塔告诉刘真:老板是英国人,人就在伦敦。
  
  刘真很惊讶,不是南美的货吗?昆塔回答,是南美的货没错。昆塔反问刘真,为什么只有英国出现加工厂?为什么欧洲其他国家都没有发现加工厂?既然能将货运输到英国,为什么不能把货通过地中海卖到每个国家呢?
  
  刘真将信将疑,联系梁袭,梁袭告诉刘真:他骗你。剑桥郡之所以有加工厂,一个原因是因为两兄弟,两兄弟在南美坐牢近20年,当地的坏人信任他们。第二个原因是试点,面粉加工厂面世至今才半年时间,人家又没有上市筹集资金,又不能对外招商,怎么可能把加工厂当作加盟店开到全欧洲?
  
  梁袭说明,他认为昆塔知道一些信息,说不准英国真有办事人。虽然办事人不一定是老板,但应该是两兄弟的上司,或者是主管加工厂日常经营的人。昆塔打算用这种货色来交换两兄弟,梁袭觉得不合算。
  
  和贝克一样,将梁袭当作神棍的刘真拒绝了昆塔的条件,不行。
  
  昆塔沉默许久,问,如果用八名枪手的资料来交换呢?
  
  刘真问哪八名枪手。
  
  昆塔回答,就是在面粉风云中,突击老彼得侄儿交易现场的那八位枪手。
  
  这是重磅弹炸!
  
  刘真和检察官商议后,认为可以进行一定的操作,将昆塔提供的信息转变为两兄弟提供的信息。两兄弟可以拿到污点证人的身份。昆塔告诉刘真,给他一周的时间,条件是不许监视和跟踪自己,自己会将最少一名枪手身份提供给刘真。
  
  ……
  
  农场围捕大获成功,考虑到被报复的风险,金发侠同意将功劳全部送给警察。即使这样,金发侠波比还是很兴奋的在自己豪宅开起了派对,今天参加派对的人是保镖组,波比给参与到案件的保镖每人发了二十万英镑的奖金。比较遗憾的是梁袭没有出席派对,因为他要和女朋友吃饭,吃了饭要陪同女朋友去逛街。快入冬了,女人的衣服又不够了。
  
  牵着手,带着幸福的笑容,无视他人的存在,在马路上开心的行走,这就是热恋情侣逛街日常一幕。走累了,找个地方坐下来,女朋友给揉揉腿,闪电般的亲吻一两下,恢复满满元气,继续前进。这日子不香吗?参加什么派对。八十岁你还可以参加派对,八十岁你即使能牵着18岁小姑娘的手逛街,也找不回那份幸福的甜蜜感觉。
  
  可就是有人不长眼,昆塔出现了,一指梁袭:“我找你有事。”
  
  梁袭回答:“没空。”天大的事明天再说。
  
  卡琳则道:“我去那家店逛逛,你在这里休息一会。”
  
  梁袭挤出一个笑容,和卡琳亲吻一下小嘴。幸福目送卡琳离开,梁袭转头看昆塔,脸可以刮出冰来,也不招呼,自己走了几步在长椅坐下。昆塔这才知道,梁袭这时候是真不欢迎自己。能让理性的人做出强烈表达自己厌恶心态的行为和表情,说明他内心现在非常恼火。
  
  这些人总有些坏毛病!
  
  昆塔坐到梁袭身边:“我需要你帮忙查八名枪手。”
  
  梁袭问:“面粉风云中的八名枪手袭击案?”
  
  昆塔:“对。”
  
  梁袭道:“没办法,没线索。”
  
  昆塔道:“我有线索。”
  
  昆塔回mi5上班后,早年一些mi5的老朋友和昆塔联系,大家经常一起出去喝一杯。这些老朋友最喜欢去闪电酒吧,这是一家西部牛仔装修风格的酒吧。老板是前mi5的海外行动派遣部门的主管,绰号叫闪电,闪电同时也是酒保。
  
  闪电酒吧很有上世纪东西柏林时代那种味道,这里的客人很多是有身份的人,不是有身份证那类人,而是有特工经历的人。原因是闪电酒吧可以买消息。
  
  比如梁袭丢了一只鞋子,于是他去闪电酒吧,把自己的要求写在便签上连同数额不等的一卷钞票交给酒保闪电。过两天后梁袭再去酒吧,闪电就会给他一张便签,便签内容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你的鞋在哪,自己去拿。第二种情况,你的鞋被哪只野狗叼走,登录便签上的网站,输入验证码,可以拿到野狗的信息。第三种情况,找不到线索。
  
  再或者,梁袭在酒吧喝酒,闪电送了一杯酒,梁袭到吧台坐下表示感谢。闪电说,有人在步行街丢了一只鞋,两千英镑。梁袭回答,明天我再来。第二天,梁袭带来了消息:一只叫达丝尼的野狗和鞋子有关,伸手接过一千英镑的钞票放在口袋里离开。第三天,委托人来到闪电酒吧,闪电把消息和剩余一千英镑还给委托人。
  
  在八枪手案发生后不久,多名警探,甚至是助理总监的人来闪电酒吧递便签,要枪手的信息,而且价格给的很高。闪电找了几个人没有结果,最后找上了昆塔。昆塔拿走灰色便签,从便签上的邮箱下载了案子资料。第二天昆塔将灰色便签还给闪电,表示自己没有找到有用线索。
  
  梁袭道:“实际上你找到了线索。”
  
  昆塔没有否认:“我在mi5时,隶属海外秘密行动组,不是行动派遣组。行动派遣属于官方性质,我们秘密行动组是非官方身份。八枪手案子当天,我们五个前海外秘密行动组的人一起在朋友家门口开烧烤派对。说实话,我们之前没什么友谊,大家只是点头之交。毕竟在当时有严格的规定,我们不能私下见面,日常不能谈论工作,想聊天都没机会,也没话题。现在不一样,我们最多的话题就是当年的每一项行动。人老了之后,才会怀念往昔的雄风。”
  
  哦?梁袭发现这句话的毛病,硬汉昆塔会承认自己老了?
  
  五人中有一个最年轻的不过四十岁的男子,他加入行动组不到半个月,mi5就被全面改制。因为年轻,他顺利的转岗成为一名特殊行动部的警探。特殊行动部之前说明过,负责保护议会,国外政要,皇室成员等。警探职位在特殊行动部中为单独一个部门,他们的作用是在发生袭击之后,对现场进行调查。或者是针对一些威胁进行调查。
  
  这人名叫托米,八枪手案当天他休假,在电话里拒绝了派对。但这次派对比较特殊,因为一位成员将在派对之后进行手术治疗,即使很乐观的估计,其存活的时间也非常有限。因此,三个人就上门把托米架了去,路上说明了情况,托米不再推脱,但表示自己可能要离开一两个小时。
  
  派对从晚上七点开始,托米一直没喝酒,九点十分离开,十点三十分开车回来后,开始喝酒,当天晚上大家玩到一点左右,最后都在朋友家的客厅睡了一晚。昆塔第二天上午就听说了八枪手案,但是他没朝心里去,直到闪电送给他灰色便签。
  
  昆塔看了闪电的资料中视频,核对时间,他基本确定托米是八枪手之一。理由并非托米在那个时间离开,而是因为托米回来时,昆塔闻到托米身上的火药味。当时还以为托米去执行与线人接头的任务,发生了一些意外导致枪战。但是昆塔回忆发现,他们喝酒时候都不带枪,这是他们养成的一个习惯。这个习惯是因为八十年代的一个悲剧,一个人喝醉后拔枪乱射,导致多人死伤。Mi5最严格规定之一:不许在佩戴枪支的情况下参加聚会饮酒。
  
  昆塔在确信托米是八枪手之一后一声不吭,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日常和托米接触,他也当做没事人一般,也参与八枪手案的讨论。托米亦是如此,毫不避讳讨论八枪手,不过托米的态度有一些偏向,托米认为八枪手袭击的对象都该死。
  
  原本昆塔以为自己会守着这个秘密死去,但在两位前战友被捕后,他迫不得已将底牌交了出来。不过昆塔没有托米是枪手的证据。这个秘密不能告诉警察,昆塔认为有侦破能力,并且会保守秘密的人只有梁袭。因此他才找上梁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