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没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第457章 重返鬼灭

第457章 重返鬼灭


      
  
  清晨。
  
  灶门炭治郎在蝶屋的庭院中演练剑技。
  
  一行一动之间,点点的红色光芒在刀尖上绽放,一股炙热烫人的温度蕴含在其中。
  
  他施展的剑技,赫然是【日之呼吸法】。
  
  当【火神·神乐舞】在众人的协助下整改成【日之呼吸法】后,灶门炭治郎便转而学习这种起始呼吸法。
  
  但并不是说他完全放弃了【水之呼吸】。
  
  当他水、火并用,相互融合取长补短之下,有着远胜单独一种呼吸法的强大。
  
  “呼——”
  
  长呼口气。
  
  在蝶屋的几小只帮助下,【呼吸法·常中】他早已学会。
  
  现在的他实力也早已不同往日。
  
  比之前强上几倍有余!
  
  “已经春天了吗?”
  
  停下手中舞动的剑,灶门炭治郎看着重新焕发生机的枝丫,翠绿色的长柳和淡紫色的花朵。
  
  紫藤花依然盛开着。
  
  正当他即将返回屋子的时候,他的师兄,水柱·富冈义勇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满头大汗的灶门炭治郎后,便面无表情的打着招呼。
  
  “炭治郎,伤,已经好了吗?”
  
  灶门炭治郎要不是知晓他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还以为自己的师兄并不希望自己的伤好了一样。
  
  也正因为如此,师兄才会被误会,和其他柱的关系不和啊。
  
  “啊!义勇师兄,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灶门炭治郎咧着嘴,还举起手臂做着平举运动,示意自己已经康复了。
  
  “是吗。”富冈义勇点点头,“就算好了,也要多加注意休息才对。”
  
  依旧是面无表情,但声音中有所波动。
  
  那淡淡的的关心似乎在说他确实很在乎炭治郎的伤。
  
  “对了,祢豆子呢?她怎么样了?”
  
  “还在睡着。”听到师兄的问话,灶门炭治郎有些担忧,“已经过去半个月了,祢豆子现在还没醒过来。”
  
  对于妹妹的问题,他真的很在乎。
  
  一年前,当周防武说出让他们不要和鬼舞辻无惨正面对抗后,所有人都表示这是不可能的。
  
  但在产屋敷耀哉家主的要求下,众人还是选择隐忍。
  
  为的就是保存实力,一举将鬼王·鬼舞辻无惨铲除掉。
  
  可保存实力,并不代表着不去帮助民众。
  
  恶鬼依旧存活于世,并在鬼杀队收缩势力后更加放肆,所以鬼杀队又派遣了不少队员前去讨伐恶鬼。
  
  灶门炭治郎自然也不会安耐住躁动的心。
  
  带着自己的妹妹,前去讨伐为祸民众的恶鬼。
  
  本来根据传回本家的情报来看,那只恶鬼只是普通的最下级恶鬼,以他的实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对。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只恶鬼的身后,有着十二鬼月在操控!
  
  而且还是上弦鬼!
  
  要不是其他柱的及时支援,可能他早已被鬼给吞噬殆尽了。
  
  只是……
  
  他虽然是活下来了,但同时也身受重伤,妹妹祢豆子也因为释放能量过多陷入昏迷状态。
  
  现在,距离那时候已经过去半个月的时间了。
  
  “放心吧炭治郎,祢豆子会没事的。”富冈义勇安慰着灶门炭治郎。
  
  这对兄妹感情深厚,哪怕妹妹变成恶鬼,彼此之间也选择不分开。
  
  也正因为这种感情,他在当初才会放过祢豆子。
  
  “多谢你,师兄。”
  
  灶门炭治郎差点欣慰的哭出来,自己这个面无表情沉默寡言的师兄,终于会安慰别人了。
  
  看来他的努力没有白费!
  
  “好了,回去吧。”
  
  “嗯。”
  
  两人结伴向蝶屋走去。
  
  灶门炭治郎看着富冈义勇,好奇地问道:“师兄,这次你来蝶屋,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嗯,有些事要找虫柱。”富冈义勇也没有隐瞒的意思,说道:“是家主,他的旧病又再次复发了。”
  
  相隔一年。
  
  从周防武治‘好’产屋敷耀哉过去一年的时间后,他的旧疾再次复发,甚至比之前更加严重了。
  
  没得办法,他只好来蝶屋找医生。
  
  之前也一直是蝴蝶忍在当产屋敷耀哉的医师,这次也只能再次来找她了。
  
  “是吗,家主他……”
  
  灶门炭治郎听后沉默不语。
  
  对于他而言,产屋敷耀哉是值得尊敬的人,也是他最佩服的人。
  
  越是和其相处,也就越能清楚的了解到他的人格魅力。
  
  宽厚仁慈、对人和善、体谅他人,更是知晓恶鬼给人类带来的痛苦,也励志带领鬼杀队消灭鬼舞辻无惨,结束这上千年来的恩恩怨怨。
  
  是一个非常合格的领导者。
  
  可就是这样的人,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如果没有那个人救助的话。
  
  “已经,过去一年了啊……”
  
  灶门炭治郎再次低声叹气。
  
  一年前,一个非常奇特的人闯了进来,帮他和妹妹躲过鬼杀队的追杀,得到产屋敷耀哉和鬼杀队的认可,甚至他们还一致认为那个人就是结束这千年恩怨的关键人物。
  
  只是,从那天以来,他再也没见到过那个人的身影。
  
  “周防前辈……”
  
  “是,是在叫我吗?”
  
  “……啊咧?”
  
  听到回答的声音,灶门炭治郎的思绪顿时停滞下来,看着门外那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下意识地又喊了一遍。
  
  “周防前辈?”
  
  “是,我在这里。”
  
  “周防前辈?!真的是周防前辈?!”
  
  再度确认后,这个铁头娃终于换了个表情——很是激动的样子。
  
  “哦!好久不见了,炭治郎、义勇。”
  
  “是!好久不见了,周防前辈!”
  
  “好久不见。”
  
  周防武和他们打着招呼,但可惜性格的关系两人回答的情绪也不太相同。
  
  灶门炭治郎的变化很大。
  
  可能是有了充足的营养,长了一岁的他头发变成了长发、身高也长高不少。
  
  要不是头上的疤痕没有变化,周防武甚至一度以为是继国缘一重生了呢。
  
  看来他真有听自己的话,从那以来就留着长发。
  
  很好,之后再教他眼神的变化,还有那句话。
  
  鬼舞辻无惨肯定会吓的当场裂开。
  
  “哎呀,来到这里后本想见见其他人的,可是没想到大家都没起来,所以也没好意思去打扰。不过幸好你们回来了,不至于让我一直尴尬的站在这里。”
  
  就算相隔一年的时间,三人之间也没有丝毫的疏远。
  
  和女性之间那种三天不联系就感情平淡不同,男人之间的感情更为纯粹。
  
  周防武边说话,边和他们一同前往蝶屋。
  
  没有城府性格开朗的灶门炭治郎最先发问,“周防前辈!这么长时间你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哪里都找不到你啊!”
  
  “啊哈哈哈,我是去别的国家旅行了。”
  
  周防武并没有说出实情,而是选择善意的欺骗,谎称道:“因为鬼舞辻无惨的实力太强,我去别的国家寻找消灭他的办法了。”
  
  “那么说……?!”
  
  “啊,就像是你想的那样,我已经找到消灭他的方法了。”
  
  周防武的话给了灶门炭治郎巨大的信心。
  
  这个男人,在时隔一年后回来,并带来了一个最具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太好了!”
  
  灶门炭治郎大声欢呼着:“那周防前辈,该怎么做才能消灭鬼舞辻无惨啊!”
  
  “请放心,我已经有了详细的方法。只不过,现在好像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周防武没有对焦急的炭治郎解释。
  
  而是看向了一旁欲言又止的富冈义勇,说道:“你应该有什么要紧事想和我说吧,义勇?”
  
  “是,没错。”
  
  富冈义勇点点头,说道:“武,请你救救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