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活在影视诸天 > 八百七十章 穷途与末路

八百七十章 穷途与末路

        “龙成邦,算你走运,有一个好女儿,我怎么逼她,她都不说你的坏话,至于你的其他儿女,估计在等你死后分你的遗产呢!”
  
          “人善人欺天不欺,你的报应就是我,你知道错了吗!”丁蟹冷笑道。
  
          龙成邦被吊了一夜,人都麻了,张嘴苦笑说道:“我错了,我错的太多了!
  
          “好,认错就好,我就放你一马,我也玩儿够了,记住,人善人欺天不欺,别以为你当初干的坏事没人会报复你。你如今儿女不孝,就是你的报应。”
  
          说着丁蟹转过头,一刀割断了龙成邦吊在柱子上的那根绳子,龙成邦当即瘫软在地。
  
          而丁蟹则拎着包扬长而去。
  
          曾云风远远的望着龙成邦倒在地上,看见丁蟹离开,他这才缓缓地走到龙成邦的面前。
  
          曾云风黑色皮鞋踩在龙成邦的面前,龙成邦有些发抖,循着皮鞋向上看去,看到了眼前的曾云风,龙成邦帮冷笑着说道:“怎么,你又是我龙成邦邦的哪一个仇人,我龙城绑的仇人太多了?恕我抱歉,想不起来你叫什么了。”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吧!”龙成邦说着闭上了眼睛,曾云风则是掏出一根烟,递给龙成邦说道:“现在还能抽烟吗?”
  
          龙成邦有些诧异的睁开眼看着曾云风:“怎么,你不是来找我报仇的?”
  
          曾云风指了指已经远去轿车的身影说道:“那个是我老爸,我是他儿子,周济生让我完完整整的把你带回去,否则我这个老爸就要出事了。”
  
          “呵呵呵,哈哈哈!龙成邦有些无奈地惨笑,“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周济生来帮我管?”
  
          曾云风。也很无语,没想到这老头儿嘴巴还挺倔,也还挺硬气。
  
          曾云风看看眼前浑身都是油漆,而且身上还带着屎尿味龙成邦说道:“别硬撑了,你女儿还在家里等着你呢!”
  
          曾云风说着,把他拽起来说道:“带你去洗个澡,换个衣服!”
  
          龙成邦一把甩开曾云风的搀扶,冷冷说道:“不用你假惺惺的,你们父子这是干什么?一个打,一个给个甜枣儿,难道以为我龙成邦没见过这种招数吗!”
  
          曾云风缓缓蹲下来,看着龙成邦,直视他的眼睛说道:“龙成邦,时代已经变了,你叱咤风云已经过去了!”
  
          曾云风说着站起身来,撇了撇嘴说道:“这里离市区最起码有50公里,要么上车,要么你自己满身屎尿地走回去,你自己选!”曾云风说着直接走向轿车,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位。
  
          龙成邦咬了咬牙,缓缓爬起来,却仍然是做到了曾云风车后面的车位上,关上车门,一上车他自己都受不住,自然打开车窗。
  
          “我都说让你洗个澡,你还不相信?你自己也知道自己身上难闻!”
  
          “还还不是拜你老子所赐!”龙成邦阴阳怪气道。
  
          曾云风把龙成邦拉到一个宾馆,好好的洗了一番,然后重新穿上衣服,没有一丝一毫刚开始那种狼狈颓废的样子。
  
          曾云风也相信龙成邦不愿意在周济生的面前丢丑,哪怕是一丝一毫。
  
          男人就是这样,即便在外面再苦再累、再受委屈,受到再多的屈辱,也绝对不会在自己的亲朋好友面前露出一点,尤其是那最软弱的一面,更何况龙成邦是当年香江叱咤风云的人物。
  
          来到龙成邦的家里,周济生和龙成邦的女儿正在那里等他。
  
          曾云风走进门来,看着周济生说道:“我答应的事情,我做到了,希望济哥你也能够出来遵守承诺。”
  
          周济生靠在沙发上,轻拍扶手,看着曾云风说道:“你放心,我周济生说话一言九鼎,从来没有不说话不算话的时候,我说放你父亲一马,就放你父亲一马!”
  
          龙成邦这个时候走进来冷笑说道:“放他一马,哈哈,丁蟹可是说了,在找完我之后还要找你报仇的。”龙成邦说完,直接踏上楼梯走上了他的阁楼。
  
          曾云风脸上阴晴不定,可是曾云风心中也是一阵狂跳啊,这个便宜老爹真是嘴巴不饶人呐,这嘴巴一张,又把祸惹出去了,旁边的周济生脸色也是阴晴不定,变了又变。
  
          他脸色难看地看着曾云风说道:“阿孝,抱歉,我要失言了。”
  
          曾云风心中叹了一口气,却依然说道:“好吧,济哥,我懂,不过,我还是要争一争的。”
  
          曾云风说着准备离开,却刚好碰到了刚刚从楼上走下来的龙纪文。
  
          龙纪文看着曾云风说道:“原来是你!”
  
          曾云风抬头一看眼前的这个女人,有些想不起来这女人究竟是谁。
  
          龙纪文说道:“你不记得我了,你老婆住院还是我送她去的?”
  
          曾云风一下子想起来了,原来她就是龙纪文。
  
          曾云风点点头,说道:“多谢!”
  
          周济生看着曾云风决绝的走出龙成邦屋子的那一刻,突然说道:“年轻人,不要太狂,也不要做太过激的事情,毕竟你还有大好的年华,不值得!”
  
          曾云风走到门口,突然停下来说道:“年轻人不狂,还叫年轻人吗?济哥,你要做什么,我全接了。”曾云风说着,迈步走了出去。
  
          即使曾云风再不愿意,他也不愿意看到丁蟹真的被人家大卸八块?
  
          大卸八块这个词,却不是夸张的形容词,周济生真的能干得出来。
  
          这些大毒枭没有一个不是心狠手辣的,贩卖毒品这种人物他们从来走的都是一条不归路。
  
          如果他们不心狠手辣,又怎么能够干得下去?
  
          丁蟹竟然放了的话要找他报仇,周济生肯定会把他大卸八块儿,让他死得不能再死,除非让周济生明白,杀丁蟹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曾云风离开龙成邦的屋子之后,来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是一个小渔村。渔村里众多百姓嘻嘻笑笑。
  
          曾云风走到一个一个屋子的门口,敲了敲,说道:“莫叔!”
  
          门内一人打开了门,这人黑黑的脸,黑脸上的疤痕诉说着他生活的沧桑轨迹,他看到曾云风诧异不已:“阿孝,你怎么来了?”
  
          曾云风敏脸上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没办法,父债子偿,莫叔,来点货吧!”
  
          莫叔一瘸一拐的走进屋子,说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军火之王的后台也居然还要从我这里拿货呢,简直是笑话。”
  
          可是他说着仍然从床下搬出几个箱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说道:“这些差不多吧!”说着打开箱子,箱子里面一条条步枪以及崭新的手枪放在那里,流散出一股浓重的枪油味儿。
  
          曾云风抹掉抢油,拉了一下枪栓。只听咔哒一声,清脆的很,曾云风笑了笑说道:“还行!”
  
          求推荐收藏打赏月票